您的位置:山东十一选五开奖 > 搞笑 > [都市]艾尘心中的尘埃(34)

[都市]艾尘心中的尘埃(34)

2019-10-03 16:06

“艾尘,我们来咯。”尘爸底气十足的推门进来了。

图片 1

“哈哈,田武你们也在啊?比我们还早啊?”说完快步走到艾尘的床边,问问这个问问那个,怜爱的不得了。

“哈哈!别闹了,扬晴你帮艾尘擦一把睡吧,这一天累的。”刘辉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皮也皮的够本了。

“是啊,伯父伯母。”两个老爷们儿一起问了好,两个老人哈哈笑了起来:“哎呀,书读多就是不一样啊,田武你出过国?唐宇你也是对吗?”

“恩,这个丫头一天折腾的够呛,上午昏迷,下午来个闲话紫雪,哎辛苦啊。”扬晴看着艾尘故意说累了。

“哈,阿姨,田武真的是读过很多书,我跟他不能比的。”唐宇这小子伯母又改口喊阿姨了,变的贼快啊。

“阿姐,谢谢哦,我其实不想说谢谢的呢。”

“恩呵呵,唐宇谦虚了啊,田武你说。”尘妈笑眯眯的看着田武,那神情就像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艾尘心里一阵发毛,这老妈不知道又想什么呢?

“呵呵,别闹了两个家伙,睡吧。”刘辉放下陪护床,自己躺上去闭上眼睛,思绪不受控制的被放松,回到了第一次看见艾尘的小时候。艾尘吐着舌头不说话了,这一天真的够累的,等扬晴拿毛巾过去的时候已经发出轻微的鼾声。

“老妈,你是来看我还是来看帅哥的?何况他们没一个帅的。”艾尘赶忙转移老妈的视线跟思路。

“这丫头,睡着了也要擦的,这小脸脏兮兮的看着。”轻轻的擦拭着艾尘的小脸,生怕不小心就擦破了那原本已经只剩一张薄皮的脸蛋。

“啊?我这不闲聊的么?再说谁敢忘了你啊,我的宝贝闺女。”尘妈其实真的很幽默,尤其是对着自己的女儿。

熟睡的艾尘似乎听见扬晴说的话,满足的笑意荡漾在嘴角,一颗叫做幸福的泪滴悄然滑落,扬晴小心的接住了它,用手心的温度慢慢将它吸收,怜爱的靠着艾尘闭上眼睛走进了自己的梦乡,每个人都会在黑夜里找到属于的梦,只有自己只有自己的最爱和最痛。谁都不例外。

“呵呵,我哪里是什么读过很多书的人啊?充其量是读过几年书而已。”田武谦虚起来那是不得了啊,唐宇一变听着直发笑。

这边的病房终于安歇下来,这些甜蜜和哀伤的梦境先不说,花开分枝话分两头。且说这个城市的另一边,田武慢悠悠的走出低下停车场,唐宇一看见田武的身影马上迎了过去。

“对了,艾尘我们最近要很忙了,估计看你的时间会大大缩水,你不会生气吧?”唐宇想起张年旺的事情来,赶忙打个招呼。

“咦哈,来的还蛮早。”

“嗯,怎么会生气?你们工作才重要啊。”艾尘表现着淑女的风范,继续吸着芒果汁。

“去,你就笑我吧。”田武笑着给他一拳被他挺住身子接过去了,然后哈哈笑了起来,嘲弄着田武:“我说你这小身板怎么练到今时还是这样的无力啊?”

“是啊,艾尘。我们最近的工作量很大,光找资料,就够忙的。还有唐宇这家伙竟然还答应帮人家调查什么什么家庭事情,哎,我更忙了。”田武做出很苦的表情,艾尘不知道是真是假,就是感觉心还是有点疼。

“额,你开心吧?打不过你的呢。”说到低田武也没有唐宇的豪放。

“嗯,我没事,你们去忙吧,扬晴天天都在的,那丫头也够可怜的了,气的天天骂我呢。”艾尘想起扬晴的表情就想笑。

“哈,不逗你了,走吧进去。”唐宇见这家伙没什么心思跟自己闹就拉着他进去了。

“那就好,我们都怕你不开心,怕你闷呢。”

“你请谁了今晚?还世纪酒店?貌似这酒店有点奢华啊!啧啧,这名字不错。”田武咂咂嘴又说:“进来一看,这儿又感觉咱有点腐败啊!这个·······”

“没事,辉哥跟扬晴一天到晚不知道多少话,逗得我笑的要断气,没事啊。”艾尘继续保持着淑女风范,不过这次是吃着爸爸带来的包子。

“去你的,死样。”那么多年的合作早已在彼此间默契到了一个眼神就明白对方的地步,这个话说的实在的欠抽。

“呵呵,那行吧,阿姨,叔,我们就先走了,待会还有客户要见,走了啊各位。”唐宇说完就往外走去。

“嘿嘿。”

田武对着艾尘摆摆手:“艾尘,我走了啊?乖点,我们尽量抽空来看你。”跟着出去了,刚要关门又回过头不好意思的笑笑:“伯父伯母再见。艾尘跟扬晴说一声我们先走了。”

“嘿你头啊?”唐宇没好气的进攻,想要激怒田武可是自己奋斗了二十多年的梦想,这家伙不晓得是什么做的?就是不生气,就是笑嘻嘻,就是好说话。

“砰”一声门合上了又吱一声被推开了,扬晴的小脸探进来了。

“嗯?你头。”田武竟然还嘴了,唐宇兴奋的笑了:“哇哈!你想干嘛?”

“扬晴?干嘛去了?快进来。”尘爸赶忙招呼扬晴过来稀罕稀罕,这丫头最近累的很,比他们两个做父母的都累。

“什么都不想,定的哪个房间?傻样。”田武笑眯眯的说着,还对唐宇眨眨眼,唐宇崩溃的宣布:“我说兄弟,你不要用傻样这两个字好吧,晕你了,这个貌似是对小媳妇说的。”

“姨父什么时候来的?我的稀饭呢?我都饿死了。”扬晴笑嘻嘻的进来撒着娇:“我着饿的不行了,你家艾尘还欺负我。”

“啊?你就当我的小媳妇吧,哈哈。我委屈点了。”

“艾尘欺负你啊?这丫头不像话,姨父疼疼。”尘爸故意拖长腔调说反而让扬晴不好意思了,挠着脑袋说:“是啊,我饿死了,她还说我脸上不干净,叫我洗脸去,姨父你偏心啊。”

“田晓武!”唐宇蹦出个田晓武来,田武哈哈的笑开了不理他。

“我怎么了?”

“你这个家伙,迟早有人收拾你,叫你兜着嘿嘿。”唐宇跟后面嘀咕着一看走过了又喊他:“回来,走过了!”

“你还说,你这个语气分明就是欺负你啊?谁信啊。”

“额,不早说,害我多走几步,怪累的。”

“啊?哈哈哈,小丫头长大了啊,脾气也见长啊。”

唐宇惊奇的发现田武有点冷幽默了现在,感慨着世事多变啊,这个一根筋也会变,其实田武只是想调节一下自己在艾尘那里带过来的伤感,故意逗逗乐子。

“嘿嘿,是的么?我怎么不知道呢?”耍赖似乎已经变成扬晴惯用的伎俩了。

“哎呀,这一晚上不见,我兄弟变幽默了哈,到了。”唐宇拉过田武推进了一间包房。

“喏,稀饭,快吃吧,昨晚吃的什么?”尘妈也将吸管插好给扬晴递了过来。

“妈妈,我要吃蛋糕,要奶油的。”推门的瞬间就听见一个男孩子奶声奶气的在要蛋糕吃。田武疑惑的跟着唐宇走了进去。

“嗯,忘了。”扬晴忙着吃嘴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

“好啊,爸爸给你拿,行吧?”越过唐宇的视线有一个微胖的半谢顶男人笑容可掬的跟那小孩说话。

“忘了?哎呀,你们这些丫头啊,难道比我还老啊?”尘爸揪着扬晴的耳朵轻轻提了提,扬晴呲牙裂嘴的装可怜:“姨父,你怎么也欺负我啊?艾尘就像你。”

“不要。”小男孩摇摇头。

“哈哈哈·······”

“为什么不要呢?爸爸拿的不好吃吗?”男人继续讨好男孩:“爸爸的手绘变魔术,蛋糕不但是奶油的还加草莓片呢。”

尘爸被逗乐的合不拢嘴,尘妈也感觉艾尘今天的情绪很好,而且不吱声一直在慢慢吃着他们带来的东西,欣慰的笑了。

“妈妈?”男孩不信任的看看这个五十开外的男人微微隆起的肚子,一根手指放进嘴巴吮吸了起来,眼睛却瞄向了坐在茶几旁的一个年轻女人身上。

“老妈,我的小店有生意么?”艾尘巴巴的看着父母。

“小峰乖,手指不能吃,小手有虫子,肚子会疼的。”那个女人笑眯眯的走过去温柔拿开男孩的手指。

“嗯,好几天没去,这两天好多人,对了,有个男孩子找你,说是你朋友的朋友,我在你的那个客户记录上找到那个人的名字,所以就告诉他你住院的事情······”

“妈妈我要吃蛋糕。”小男孩看了看进来的两个不认识的男人,往后站站又说:“我要奶油蛋糕,要草莓的。”

“恩,来过了,很搞笑的一个人,我朋友的准老公,还有几天就结婚了。”艾尘想着姜闲话的样子,小脸闪着光,回想着扬晴跟刘辉的恶搞对白,扑哧笑出声来。

“哈哈·····好可爱的宝宝。”唐宇笑着走过去,蹲下来刮刮他的小鼻子问:“宝宝乖,叔叔带你去拿蛋糕吃好吗?有奶油还有草莓哦。”

“哈哈,小丫头今天的心情不错啊,老伴儿我们可以放心的去小店开门了,那一天损失可不小哦。艾尘你不知道我每次去开门生意都很好,老爸没想到你的小生意做的有声有色啊。”尘爸摸摸女儿的脑袋,很是欣慰的感怀孩子长大了,已经完全能够独立了啊。

“好啊。”小男孩竟然奶声奶气的答应了唐宇开心的笑了起来,妈妈看上去保养很到位,皮肤细腻红润,稍显肉感的身材比骨干的年轻女孩看上去更加风情万种,拉过孩子说:“小峰乖,跟妈妈去吧,叔叔要跟爸爸谈事情。”

“老爸,你就喜欢笑我,老妈来抱抱”艾尘经过这次车祸发现自己特别腻歪,没事就怕他们突然消失似的,总是想要抱抱,再抱抱。

“哈哈,小唐来了。”那个男人摸着自己的肚皮很幸福的感觉挥着手,招呼唐宇过来喝茶:“随他们去吧,小孩子,我们边喝茶边聊。”随后看了一眼没说话的田武又问:“这位是?”

“去,谁要抱你啊?身上那些家伙怪吓人的。”尘妈别过脸去不理她。其实怎会不想抱?只是害怕碰疼她,这样简单的母爱而已。

“田武?”田武点点头礼貌的回话,一张名片已经恭敬的用双手递过去了。

“嘿嘿,老爸,你看老妈就这样,自以为自己了不起,扬晴跟她一样,讨厌。”

“哎呀!这个年轻人就是不一样啊,我们那个时候哪里这样的有气质有礼貌啊,哈哈,过来坐,来来来。”男人连忙拉过一张椅子招呼田武坐过去自顾自笑着跟唐宇说:“哎呀,这个小唐啊,你是不知道,我们那个时候啊做生意起步很难啊,那些年见谁都跟大爷一样,到处装孙子,没办法啊混饭吃。”

“怎么又扯我头上了,妞?我那都是心疼你才那样说的。”扬晴就知道到最后一定会扯自己头上,因为姨母跟她一样都喜欢假装凶。

“哦呵呵,是啊,现在讲究多了,没有实体做起事情来也很难,我们那个时候也是跟着别人后面慢慢做起来的”唐宇赶忙接过话题,继续着生意难做人难当的感慨,听的男人好一阵的笑,一直感叹唐宇会说话,讨人喜欢,田武心里那个得意啊:这个还用说啊,不然我们的公司也不能运转的那么好啊!

“嗯,扬晴,你有事么?有事你先去吧,这些天累坏了,出去转转也好。”尘爸心疼的看着扬晴,这丫头跟艾尘一起长大,一起读书,一起考上大学·····

“对了,田武我给你介绍一下,光顾着说话忘记介绍了,你看我这个笨的。”唐宇故意给自己一个小巴掌逗的那男人很开心啊。

“不去了,懒得去。我能有什么事情啊?爸妈他们一天到晚忙着赚钱,我这闲的要发霉了已经。

“这个是公司遍布东南亚,足迹几乎踏遍全球的伟宏实业发展公司的老板张年旺先生,刚才出去的是嫂子跟张先生的小公子。”唐宇端着很正的态度说话还真的不是盖的,那声音磁力而富有说服力:“这就是我们公司在业界的头号杀手田武田大公子了,一直很抢手的哦。”

“呵呵,霉了就美了。”

“哦?哈哈哈好,非常好,年轻人就要有杀伤力,我喜欢。”张年旺哈哈笑了起来,摸着头顶已经不多的毛发,端起杯子轻轻吹着上面漂浮的茶叶,闭上眼睛喝了一口,微微晃着脑袋吸了吸溢出的香气,又抿了一口,放下杯子看看两兄弟,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尘妈看看艾尘想想还是走吧,小店的门一开一天进账上千,不去真的可惜,艾尘被刘辉跟扬晴照顾的那么好,省得年纪大的人在这里妨碍人家年轻人说话。

“哎呀,这个年轻真好,跟你们这样坐着,我都感觉自己年轻了不少。不要叫老板什么的,我跟你们这般年纪的时候,还什么都没有,不像你们这样的厉害啊!”说着似乎想起什么来又说:“那个小唐啊,我这个年纪都能做你们的父亲了,但是为了好称呼,就喊老哥吧,同意吧?额?哈哈哈,我这个人爱玩,特别喜欢跟年轻人在一起玩,有活力啊!”

“艾尘,那我们走了?”尘妈还担心艾尘会不高兴,试探性问了一句。

“张总······”田武刚要说话就被他毫不留情的挡回去了:“哎呀,年轻人,不要这样生疏嘛,老哥也是喊得滴,出去你再喊我张总我也受着,行吧?哈哈哈。”

“嗯,走吧。”

“奥呵呵,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田武满口应承着,心里也很佩服唐宇的外交手腕,这样的超级江湖自己一般是应付不来的,心下感叹着脸上流露出喜悦之情,张年旺看在眼里也是喜欢的紧啊。

“晚上关门来。”尘爸边走边嘀咕一句。

这两个年轻人毫无戾气,沉稳不乏幽默,老练而不奸诈,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透彻的眼睛找不到丝毫的杂质,对弈这样的人自己很是放心,专业水准早就找人调查的清清楚楚了,很是招人喜欢啊,不像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已经不知道多久找不到人了。

“老爸,别来了晚上,来回跑折腾的累死了。”

哎!年纪上身了,想着不争气的儿子,落寞不小心的爬上了很红润保养很好的脸上。

“嗯?不来?”

人吧,就怕比较,一比较处于劣势的那一端就会感觉郁闷,唐宇看出张总的落寞神情盖过了适才的气势,猜想他是想到自己的儿子了,这个知已知彼百战不殆,了解清楚对手戏也好演的更出彩啊,他也早就清清楚楚的调查过张年旺的底细。

“嗯,关门再过来,起码都10点了,我都睡了估计。”艾尘故意说的玄乎的,不让他们来回折腾了,年纪上身了,经不起折腾了啊。

张年旺:男,郑州人,五十五岁,初中没毕业,一个很小死了父亲的孝顺儿子,因为心疼老娘抚养自己的辛苦,上了7年学,在当时还算是个高材生呢,立志要闯出人样才回去见老娘,辗转好几天才到了北京,那个时候有力气就能有饭吃,那时候的张年旺一个人吃饱全家饱,起早贪黑的拉着黄包车,只想多赚点钱回去孝敬养大自己的老母亲。

“那成吧,上午来,顺便给你们拿吃的来,你记住这个要吃的啊,够三顿的量,吃点时候微波热一下,拐角那个水房就有微波炉。”

后来认识一个有钱的珠宝店老板,经常帮着拉货,突然想到何不干脆专门搞个拉货小队伍?召集自己认识的一帮老家来的人组成一支浩浩荡荡是搬家公司,还是有点小聪明的,还有韧劲。

“老爸!”艾尘嘴巴厥得老高。

十年后已经从什么都没有的搬家小分队变成京城家喻户晓的搬家公司。现在旗下公司已经分散在东南亚各国,几乎垄断了整个东南亚地区的物流公司,近几年开始涉足建筑、跟餐饮娱乐这一块,据说是想在年老的时候将精力多放在国内。

“是啊,姨父你怕我饿着她啊?”

重要的是今年五十五岁的张年旺有一个长子,公司的事情以后还是要交付儿子的,只是长子前几年离家出走至今未有下落,今晚出现的这个小男孩是后续的老婆生的只有四岁的儿子,晚年得子总是要溺爱的,也就不奇怪前面那个讨好男孩的样子了。

“嗬嗬嗬,好吧,走了,宝贝爸爸走了。”

唐宇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加上今晚只是初次会晤,以后合作起来要有两年的时间打交道,所以暗示田武说几句。田武看看黯然的张年旺跟刚才那个谈笑风生的男人判若两人,猜想一定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还在奇怪一个风生水起的男人,还有什么烦恼?

等两位老人出去扬晴狠狠的呼出一口气,笑艾尘:“宝贝爸爸走了,哈哈。”

孩子乖巧老婆漂亮,事业已经到了巅峰,还有什么呢?见唐宇使眼色,会意的点点头站起身跟唐宇说:“小唐,我去准备吩咐上菜,简单的吃点,明天再正式接风,如何?”最后两个字是问还在发呆的张年旺,见他没什么反应有提高了一个八度问:“张哥,您看我们是不是该吃饭了?刚才小公子已经吵着要吃蛋糕了,嫂子一定也饿坏了,都怨我来晚了。”

本文由山东十一选五开奖发布于搞笑,转载请注明出处:[都市]艾尘心中的尘埃(34)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