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山东十一选五开奖 > 股票 > 阿满三叔

阿满三叔

2019-10-03 16:04

三叔大名叫做刘进财,长大之后嫌爹妈给取的名土,但又叫着顺嘴,干脆改名叫做刘近才。

我爸排行老大,有三个弟弟,两个妹妹。每年过年,我家都是好多人,小时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过年。

刘近才虽然被人叫三叔,但其实他排行老四,上面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当年阿满奶生他的时候也有三十出头,那个年代家家户户孩子都多,生三叔的时候,满爸已经开始在照顾弟弟、妹妹了。

今年和往年不同,今年是奶奶离世后的第一年,所以年三十的时候爸爸就去请了家谱,年夜饭过后,小辈们要给奶奶磕头上香。

当时生活条件都不好,物资也匮乏,买什么不但要有钱,还要有票。粮本上核定的量,每个月都不够吃,其中的细粮也只做给阿满爷和阿满太奶。阿满奶及身下一帮孩子只能吃点粗粮和野菜做得菜饼,还不是管够。

本家爷爷趁着人多,给我们讲了很多家谱的事情,从国民党到共产党再到三年困难时期,讲到了那些因饥饿、疾病离去的亲人们。我爸比较注重给先人上坟这件事,因为其他几个叔叔常年在外,甚至在外定居了,几乎很少回来上坟,其中,爸爸着重说了三叔。

三叔刚出生的时候,阿满奶是没有奶水的,平时连饭都吃不饱,也没有什么下奶的补品。整天只能给三叔喂些苞米面糊糊,眼看孩子饿的不行,阿满爷托人偷着从外地弄了一头奶羊回来。这在当时是绝对不允许的事情,那时候是集体经济,谁要是敢私下搞饲养,是要受批评的。每天放学,满爸不但要去挖野菜,还要去割草作食料喂羊。阿满奶则在家里洗衣、做饭、伺候老人。就这样,三叔喝着羊奶算是活了下来。

如果要描述一下三叔,我首先想到的是“能吃苦”,“有钱”。年前三叔在马鞍山买了套房子,全款付现。然后再就是“老实”“固执”“不会说话”“不爱热闹”等等。刚刚说了今年是奶奶离世的第一年,其他叔叔都是全家回来的,只有三叔是一个人回来,当问及怎么就他一个人回来时,他说堂弟今年高三,放假天数少,然后就没有再多说了。

也许是家里老小的原因,三叔从来就没安生过,饭不好好吃、学也不正经上。当时全家老少七口人,都靠阿满爷那点工资养活,日子过得艰难。满爸小学没毕业,就辍学回家,给人当学徒。刚开始是学手艺,不赚钱,到后来每干一份活,师傅才给满爸分点钱。

三叔倒是读到了初中,但他整天和那帮狐朋狗友逃学出去野,毕业之后也没个正经工作。阿满爷托人给他找了个活,干了没多久,嫌不赚钱,索性不去了。满爸说给他找个师傅学手艺,以后作个体也能赚大钱,他又嫌累,死活不肯。

三叔就这样在家闲着,有一阵喜好养鸽子,不知道从哪淘换的笼子,到最后养了几十只。又有一阵喜欢鱼,大大小小的缸摆满了屋子。天冷的时候怕鱼冻着,晚上睡觉留一边,把那一个个缸子都搬到炕上来,让他们取暖。气的阿满爷把三叔打了一顿,将所有的鱼都倒掉,并威胁他,以后这个家能待就老实待着,不能待就滚。

其实三叔弄这些东西也就是三分钟热度,当时挺喜欢的,没几天也就不上心了。阿满爷是个急性格,如果再忍两天不管,三叔自己也就收拾收拾不弄了。

这下倒好,三叔能有大半个月没和他爹说话。阿满爷是一家之主,他的权威绝对不容挑战,一顿大骂之后,直接把三叔撵了出去。阿满奶看在眼里干着急,却不敢说什么,只好到满爸家,让他出去把三叔找回来,不行先在满爸这住一阵,等阿满爷消气了,再回去。

经过这件事,阿满奶就和阿满爷商量,要不给三叔说个媳妇吧,人有了家也许就稳定了,不像现在游手好闲,一天也没个正形。按说三叔不应该结婚这么早,他才二十,并且这几年家里的事不断。满爸省心,靠自己的手艺不但贴补家里,自己还攒了点钱,结婚没费什么劲。阿满他二叔结婚用的钱主要来至阿满大姑出嫁得的彩礼。如今满妈刚生阿满不久,二叔也是成家没多长时间,大姑已成了别人家的媳妇,如此盘算着,也没了头绪。

这也是赶巧不巧,阿满爷单位有一户姓贾的人家。这老贾比阿满爷大出十岁,他身下有五个子女,两男三女。如今也只有这小女儿没有成家。阿满爷本来和老贾也没什么交集,只是单位同事关系,并且老贾是企管办的主任,阿满爷是车间的钳工,两个人不在同一部门。

有这么一天,阿满爷骑车去办事,在半路上看见一堆人围个圈,议论纷纷。临到边上,发现是个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在一细看,有点面熟,便停下车来,往前凑。这不是企管办的老贾吗!只见他口歪眼斜的躺在那里,还直流口水。老贾见了认识人,身子动不了,但嘴却急得“呜呜”叫。见状,阿满爷二话没说,把老贾背起来就往医院跑,好在县城不大,但到医院阿满爷也累瘫在椅子上了。气喘吁吁的跟护士报了单位名字,让他们通过单位联系老贾家人。

据说老贾没什么性命之忧,只是突发性脑血栓,但要是送晚了,可能半边身子就永远不好用了。经历这么场事,老贾对阿满爷的好感直线上升,觉得老刘家都是好人。后来也是从别人嘴里听说三叔还没对象,于是经人一介绍,三叔和三婶算是确定了关系。

阿满爷把院前那间小房收拾收拾当作婚房,又四处借了些钱,给三叔结了婚。其实婚能结成,主要在于阿诚的姥爷,也就是老贾,不计较。当时要房,没个像样的房子。要钱,又拿不出什么钱。只不过他觉得这是个好人家,女儿托付给他们,心里踏实。

那时候结婚不像是现在,当时三叔家的家具都是满爸给打的,冰箱是阿诚姥爷给买的,电视是三叔从百货一个朋友那里赊来的,后来三婶利用下班时间摆摊,干了半年时间才还上欠款。

结完婚,没两年功夫,就有了阿诚。也许是因为家庭责任感吧,三叔也稳定了许多 ,但这种稳定也是相对的,只不过是没有养鸟遛狗、呼朋唤友了。人却一直没闲着,平时没事,就打打麻将。整天不是到东街的李家,就是西街的王家。这都是当地聚着闲人的商店和茶馆,后来回忆起这段往事,三叔说自己那时候是没有经济来源,连抽烟钱都拿不出,打个小麻将最起码能有钱买烟。

三叔说的也是实情,以前工资都低,三婶依靠阿诚姥爷的关系在单位做清洁员,每个月工资只有三百多。这钱不但要用来生活,还要存一部分,以备不时之需。

后期,三叔也觉得总在家这么混不算个事,便开始倒腾买卖,没钱就在大姑那借。先后弄过饲料、自行车、玩具,都没赚钱。钱赔了,还总得三婶攒钱还。买卖做不成,生活的压力也大,三叔就开始到外面打工,几乎什么苦工、力工都做过。几年下来,一家人也能度日,还有些积蓄。

只不过,好景不长。一天,三叔在外面和邻居闲聊,突然昏厥倒地。送到医院后,诊断为急性心脏病,从此身体便大不如前了。那时候三叔才三十出头,正当而立之年,得了个这场大病,不能工作,生活的担子又都落到了三婶的身上。

机缘巧合,三叔在别人的建议下,开了个小超市。店子很小,只有三十平不到,也就是维持个生活。再后来,三叔又和朋友合伙,把店子扩大了一下,搞成了批发店,几个人分工,有的看店、有的送货,有的进货,买卖干的也挺兴旺。这一干,就是五年,批发的生意虽然很红火,但因为是大家合伙做,扣除费用、日常损耗,到了年终的,每人也只能分个三四万,毕竟大部分的资金还是要留做本钱,继续第二年的经营的。

这一年,三叔一个同学从外地回来,说自己在南方做工程,那边经济发展的好,一年下来能有几十万的收入。三叔同学和满爹一样,学的也是木工,原来四处跑,找点零活做,也能糊口,但日子过的挺紧巴。后期,他就和当地的工友一起到南方找活干。据他自己说,刚到那边的时候,和在家也没什么区别,工钱是能高点,但扣掉吃喝拉撒,剩的也不多。

他们当中有一个特别能张罗事的人,叫做张老大。时间一长,张老大自己拉起队伍,利用仅有的几个关系,领着一帮人单干。他没成立公司,也没有资质,太专业的活更不会,所以多半也就做些工程边边角角的事,或者室内装修那样的小活。

张老大胆子大,干了几年手里也攒下些钱,人脉也广了,便不甘心只做这些小项目,就去注册了公司,还挂靠了别人得资质,自己能做的就自己做,自己不能做得,就分包出去,赚点提成。

三叔这个同学也不是个安分的人,眼看着张老大做起来了,买了车,又买了楼,便要自己出去单干。张老大这人哪都好,就是抠,平时给工人工资也是拖拖拉拉。有的人听说三叔同学要单干,便随了他去。三叔同学也凭着这些年在张老大那积攒的经验算是把公司支撑了起来,虽然过程磕磕绊绊,但也说得过去。

他这次回来就是拉三叔入伙的,施工方面的事三叔不用管,主要负责对外联系。之前他有几个大项目没谈成,就是因为自己沟通能力不太好,而这恰恰是三叔的强项。

去南方公司入伙这事,三婶不同意,她和三叔吵了一架。三叔脾气虽然好,但他想做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最后他把批发店的股份退了,从中分得了二十万,又通过满爸的关系和别人借了十万。三婶扛不住三叔的软磨硬泡,也把家中仅有的积蓄拿了出来,最后三叔就带着这几十万元现金去了南方。

本文由山东十一选五开奖发布于股票,转载请注明出处:阿满三叔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