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山东十一选五开奖 > 体育 > 智斗 第8章 我的剧情很寂寞 缪娟(纪缓缓)

智斗 第8章 我的剧情很寂寞 缪娟(纪缓缓)

2019-10-11 09:18

在两个星座交界处出生的人性格上会有一些混杂的元素。JP是双子巨蟹,变化比较多,但是心底柔软。 那天晚上他送我回家,我快到的时候他说:“明天晚上我过生日,公司里恰好有几个同事来沈阳,大家想去夜总会玩一玩,你愿意去吗?” “哪一家夜总会?”我问。 “他说了一家在我们当地很有名的夜总会名字。” 我知道这里,听说有很热闹的东南亚艺人的表演还有女郎跳艳舞,我一直想去看看但是没有机会,可是我打算跟医生见第二次面的啊,这个……我还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为难呢,JP提醒我:“Claire,我生日。” 我真糊涂,我这是怎么了?哪有这个时候不给人家面子的? “好的,好的,”我说,“明天具体什么时间,你短信通知我。” “好的。” 直到这一天晚上,我与JP见面与道别都是握手的。 我把与医生的第二次见面推迟了,第二天打扮了一下去午夜阳光给JP过生日,那天下午我给JP买了一个小礼物。二○○七年,奥运吉祥物造型的摆件正流行,我用了四十多元人民币在中兴大厦给JP买了一个福娃的小相框,打好了包装。 那天场面还真热闹,中国人法国人十多号,小咏和她老公也去了,他们占了一个视野很好的雅座,我到的时候JP跟他们说:“这是Claire。” 有人笑起来。 我把礼物给他,JP当时就拆开来看了,他非常非常非常的高兴,由衷的高兴。我是后来在不知道是谁照的一张相片上看到他的笑容的,当时我并没有注意。 我注意到了音响的声音好像能把房顶掀开,灯光横扫乱卷得好像星球大战,女歌手唱得很好,但是穿得很暴露,比女歌手穿得更暴露的是女舞者,三个女舞者在舞池中央跳钢管舞,每个人的身上都没有衣服,都是一条一条的布条缠绕着,我眼见着其中一个动作太大露点了。还有桌上各种各样的饮料和酒,被曲曲折折的试管一样的管子混合在一起,变成乱七八糟的颜色和味道,我打赌这么糟糕的东西不会便宜。 刚开始其实我觉得还乱得挺有趣的,后来我脑袋发涨,归根结底我还是个文静的人,并不真的喜欢这种场合。然后我发现那些调酒的玻璃管子,越看越像人的肠子,然后我就想起来那个医生了,想起来他跟我说的京都的樱花花瓣随风飘落,落在明渠里满满都是,我看着在我对面饮酒的法国友人JP,我其实一点都不喜欢这里,我也不喜欢他。 小咏过来搂着我说:“你怎么不过去跟他说话啊?你们两个进展得还顺利吗?” 我的耐性不多了,就皱着眉头跟她说:“你知道他什么时候走吗?” “七月三号啊。” “你知道他没待几天就走还把我们两个往一块儿凑。” “他还回来呢。”小咏说。 “哦,没事儿,不重要。”我说。 JP过来了,坐在我旁边,喊着问我:“你们在说什么?!” 我不是早就制订好跟他的战略了嘛,我不是早就说要好好待他,然后把法国友人欢送走吗?我就笑嘻嘻地喊着回答:“谁选的这个地方?挺好的!” “你喜欢?!” “嗯!真棒!”我向他双手竖起大拇指,“非常喜欢!” 他很高兴,“我也是!” 除了东南亚歌手、艳舞女郎,满眼挤在一起跳舞的老外和国内潮人,还有肠子一样调酒的玻璃管子之外,这种夜店也有些别的东西看。 洗手间外面休息室的墙壁上覆盖着红色和黑色软软的壁布,还有硕大柔软的沙发,锃明瓦亮的镜子,当然了这些东西在哪里都能看到,有趣的是在那里坐着的站着的一排排年轻好看的女郎,化着精致的妆容,眼神空洞,穿着艳丽却廉价的裙子,以一种开放的姿态待在那里,不唱歌,不跳舞,不喝酒,她们是来干什么的? 周旋些认识或者不认识的男人,用青春赚些钱财。 我觉得这是城市生活中一些不可避免的热闹元素,但是当我面对这些人的时候,我越来越觉得不舒服了。 我回到位子上,JP问我:“玩不玩骰子?” 我说行,就跟他玩了几把。 其实他解释的规则我根本就没听懂,是输是赢我也不知道。 忽然我收到一个短信,来自那个医生,他说:你的书我在网上看了,写得不错,是真实的吗? 他说的是我那个口味颇重的小说《翻译官》,我马上回复:工作经历是的,生活经历创造的比较多。 JP:“该你了,Claire。” “好的。”我拿过来就掷。 玩了几把之后我问他:“我们要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呢?” “等一会儿歌手会唱生日歌,大约到那个时候吧。怎么你有什么安排吗?你明天上午没有课吧?” “没有。”我说,“可是我有一点累。” JP没说话,有一次我说我有一点累,他马上送我回家的。 忽然歌手开始唱生日歌了,我心里想我还真厉害,想什么来什么,可是喷焰火的蛋糕被送到另外一张台子上去了,我的眼神也飘过去了——还有别人过生日,给我气得够戗:这帮人没有别的地方去了是吧?都一块儿扎堆过生日干什么啊?烦不烦? 我和着JP去舞池里面蹦了一会儿,回到座上吃点水果喝点酒,又玩了好一会儿扑克,生日歌又响起来了,我心里想:这回应该是给JP唱的了吧?结果我又眼睁睁地看着喷焰火的蛋糕被送到别的台子上去了。有个瘦子过生日,身边围了一群人一边鼓掌一边笑,我看着更生气了:本来身体就孱弱,你还学人家在夜店里面过生日,过夜生活,你长那个体格了吗? 又不知道要等多久,JP拿着扑克说:“我还知道另一种玩法。” 我把手机拿出来了,“哎,我得接个电话。”然后我就离开座位了。 打来电话的是那个皮肤科的医生,跟我说了些不咸不淡的话,我问他:“你在做什么啊?” “准备睡了,明天早上有手术。” “什么手术?” 他笑一笑,“给一个小孩子做手背植皮。” 我得说,他对工作虽然只是简单的说明,连一点描述都没有,但是让我觉得很敬仰。 “你呢?你在干什么?这么大的音乐声……” 我说:“我跟你说的,一个老朋友过生日,出来应酬一下。” “别太晚睡了。”医生说。 “好的,谢谢。” 他是个态度明朗大方的人,他说:“我实际是想问你,你上次说去吃国府肥牛,什么时候?” “嗯……明天我短信你吧。怎样?” 他笑起来的声音挺好听,“行啊,我睡了,再见。” 说出来惭愧,我上高中的时候很羡慕一种女孩,估计每个学校都有。 首先她们很漂亮,然后她们很受男生们的欢迎,然后她们有点不伤大雅的小脾气和任性。她们可能跟好几个又帅又高学习或者体育又好的男孩关系不错,晚上有不同的男孩跟她们一起骑车回家…… 我是没有受过这等爱戴的,所以我有点羡慕。 忽然我觉得自己眼下的情况与当时我所向往的情景有小小的雷同了:我给一个法国人过生日,然后跟一个中国医生商量下次的见面。 我觉得原则上自己并没有什么大的错误,我跟他们都不是男女朋友,都是刚刚认识,以后还不一定会怎样,我有个同学同一天相亲三次,然后在这三个人中选中两个进行下一步的约会,我没有她那么完蛋,我只是不小心同步了一点而已。 不过不知道是我年龄大了思维方式更加古板了,还是我对自己的谅解理由并不充分,总之我没有说服自己,我觉得一点都不高兴,我觉得不管老外还是老内,这两人我都挺烦的。 一个长得很像鹧鸪的歌手一边敲鼓一边唱:“想要买包长寿烟,发现我没满十八岁……” 一个女孩捂着嘴巴冲出来,“哇”的一声吐在了洗手间的外面。 我走回去,对JP说:“我要回家了。” ——————我是脚踏双行的分割线—————— “祝你生日快乐,不过,我要回家了。”我说。 JP的脸上总是没什么表情,让人也看不出来高兴还是不高兴,总之很平静。 他说:“他们还没有为我唱歌上蛋糕呢。” 我说:“是啊,不过我打算回家了。” “这样……那好的,再见。”JP说。 他坐在一个角落里,后背靠在沙发上,手里是一杯酒,样子依旧是舒服而且温和,但是他没有跟我握手,也没有起身送我出门,甚至连别的话也不打算说一句。要知道他在这之前是从不欠缺礼数的,所以我以为他至少会送我到夜总会的门外……也许他早就察觉了我的心不在焉,也许他早就不满了,有些言辞激烈的话他可能不会说,但是他是用自己的态度来告诉我:无所谓。 我心里想:送不送又能怎么样?有没有所谓又能怎么样? 我站起来就走了,快到门口让一个人拽住了,回头一看,是小咏,旁边是她老公。 “你干啥去?”她说。 我说:“回家啊。” “才十点多。” “我头疼。” 小咏老公看不过去了,对她说:“人家要回家,你怎么管那么多事儿啊?” 小咏没再说话,我就走了。 我回了自己家,洗澡上床,睡觉之前看一会儿安妮宝贝的书,发现不够催眠就又看了一会儿唐诗宋词,发现更精神了就把书放下自己发呆。 我有几个高中同学在上海工作,是那种工作和生活都挺精彩的女孩,过年的时候我们见面了,她们就说,缪娟啊,要是把我们的故事告诉你,你好好整理描述,弄不好就成就一本《红楼梦》。她们当然是吹牛了,不过但凡吹牛的手里都得有牛皮一张,而我连牛皮都没有,日子如此平淡且乏善可陈,光是自己跟自己较劲在脑袋里面谈恋爱了。 这时候,我觉得我的剧情很寂寞,JP是不会配合我的。

二○○八年一月中旬,跟我分离了近两个月的JP终于从法国回到了沈阳。在我见到他之前,我一直觉得满心欢喜,欢喜到了顶点就淡定了,可是当我在机场等候大厅的玻璃门外面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我的眼泪就又流了出来。 风尘仆仆的大哥也是一样的高兴,玻璃门里外那么多人又让他有些难为情,便站在行李传送带的旁边,一边等行李,一边看看我,看看行李,再看看我,好像担心我随时会走掉一样,我不想让他看出来我在流眼泪,每次在他回头看行李的时候便用纸巾擦擦眼睛。 终于他拖着箱子从里面出来了,我离他十米开始加速度,像只大牛一样一脑袋撞到他胸前,JP把我紧紧抱住,我只觉得他浑身都是暖暖乎乎的桃子香。 “想我不?”我说。 “嗯。”他忽然眼睛就红了,亲亲我的眉毛,“你呢?” “一点没有。” 他笑起来,眼泪也掉出来。 一位大侠一直站在后面等我们两个煽完情,然后上来拉JP的箱子,介位大侠奏是我爸。 我爸载我们先回到家里,我妈做的一桌子好饭正等在那里,面条卤她就做了三样。我妈让我解释给JP听,“‘出门饺子回来面’是从我姥姥的姥姥那一辈就开始的家里的规矩,我们把你当成是像娟娟一样的自己的孩子,希望你平安顺利。你可得多吃一些啊。” JP那么听话,我妈妈给他夹多少他就吃多少,筷子用得很好,右手用筷子,左手一直握着我的手。 吃完了饭按照惯例就是礼物时间了。之前他回法国的时候,我爸妈给他爸妈带去了一套瓷器的餐具,作为回赠,JP的父母让他带来了一套原木雕花的盛器。还有红酒、香槟、巧克力,还有给我妈妈和姐姐的香水和化妆品,还有给我爸爸的电动剃须刀。 我咂咂嘴巴,“亲爱的,这些礼物真不错,你可真大方啊。” 他是个不太会客套的人,笑一笑就当回答了。 “我也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你。”我说。 “什么啊?” 我把他的大衣给他,自己也开始穿衣服,“这可是我爸爸妈妈的家,我们可不能待在这里。走吧,去看看我准备的房子。” 终于在JP回来之前,在我爸爸的帮助下,我在城市的南端,浑河的北岸,他原来很喜欢的喜来登酒店附近的小区找到了一套很好很舒适的房子。这是一个九十多平米的单元房,阳台十分宽大,还有两个南向的房间,各放着一张大床,垫子厚厚实实的,铺着我妈妈找裁缝新做的大百合床单。房子是九十年代末的装修,样式有点老,不过地板是实木的,舒适又美观。家电设备一应俱全,电视能收一百多个频道。 房子在九楼,开窗就是浑河,早上河面腾起白烟,晚上可见对岸人家的灯火。邻居有两个,一边是一家物流公司,五六个年轻人出出进进;另一边是一对夫妻,先生是在沈阳教书的美国人,太太是个四川人,两个人生的小孩黑头发蓝眼睛。 这个小区最好的是暖气实在烧得太好了,白天的时候温度有二十七度,晚上也不会低于二十五度。我最怕冷,不过在这里穿一条丝绸的家居裙子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小区的外面有很多各种口味的小餐馆:日本的,印度的,泰国菜,韩国参鸡汤,还有四川火锅,还有肯德基和永和豆浆。JP回来之前,我一家都没有去,我打算等着他回来一家一家地吃。 此外这里离我的学校也不远,一条小路直通南门,要是我愿意早起一会儿,走路上班也没有问题。当然了,这样说还早着呢,我还有一整个寒假去挥霍呢。 JP显然对这套房子相当的满意,他脱了鞋子和袜子,光着脚在被我擦得干干净净的地板上走来走去,“哎呀,我以为……你不是说……你不是说要租一个四五十平米的房子吗?” “每人平均四五十平米啊。”我说,“虽然这里比我爸妈那儿小了一些,不过是咱们俩自己的地方,你觉得还行吗?” 他走过来抱住我,“行,太行了。找到不容易吧?” “那还用说?”我看着他,“我都不愿意跟你说找到一个合适的房子有多难。幸亏我爸爸一直陪着我,幸亏我妈妈大方给我出了房租。” 他马上就掏钱夹,“房租是多少?我还给她吧?” 我笑着把他的手按回去,我说得很有气势,“薛静博,你大老远来投奔我,我怎么还能让你出房租呢?拿回去吧。咱们俩不用说这个。” 我指了指浴室,“去洗个澡啊,怪累的。” 他亲亲我,贱贱地,“洗完澡呢?” “洗完澡啊,洗完澡干什么,那得看你的表现……” 哇哈哈哈哈,房子暖和就是有暖和的好处,在浴室里面洗澡剃胡子的JP还不知道我准备了一个更重大的,直接挑战他心脏耐受力的惊喜给他。 我打开壁橱,在卧室黄色的灯光下麻利地换上那套我从网上购得的黑色情趣内衣,破了几个洞的黑色网袜,还有一双十厘米的黑色高跟鞋。我把头发弄乱,近视镜拿下来,戴上小猫女的面具,再把紫色的鞭子执在手中,顿时麻雀变索女了。 听我说哈,各位没有玩过这个却对此颇感兴趣的女同学们,我着重讲一下这套设备。 为了避免去内衣店购买这种情趣内衣带来的尴尬,网上购物是个很好的手段。关键是要掌握几条原则: 首先,情趣不是猥亵,挡上比露着更性感,因此太过火的款式不要考虑。 其次,皮质情趣内衣的没有丝质的好,丝质的更容易撕扯,你明白我的意思。 再次,一些小道具的使用也很重要,比如面具、丝袜、高跟鞋还有鞭子,鞭子不要选太具杀伤性的款式,蛇头鞭太狠,鞭梢散开的最好,打到哪里都不会太疼。 最后,请在二十一岁以上的爱侣同意下使用。 大哥洗完了澡,穿着我给他准备的老实的纯棉大浴袍从浴室里面出来,在史莱克脚垫上擦擦拖鞋,一抬头见灯光幽暗,而我是这个造型,当时就傻了。 我一鞭子扫在他脖子上,“全裸。” 浴袍应声而落地,一秒钟都没耽搁,他太配合了。 我十分严肃,“好久不见,弟弟还好吗?” 他扑上来,“自己问问吧。” …… 这真是十分那啥的一夜。 之后我趴在他旁边,亲亲他的屁股脸说:“怎么样?” “不行。” 我心里一跳,“怎么了?” “次数太少。” “靠。”我笑起来,拨一拨他的头发,“除此以外呢?” “除此以外……”他转过来,把我紧紧抱住,“那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我抱着他的大脑袋,亲亲他的额头,“我亲爱的JP,为了你我使尽浑身解数,你还满意吗?” 他重重地点头,“是的,Claire,跟你在一起,我觉得像做梦一样。你是我的奇迹。” Miracle。 奇迹。 是啊,为什么我之前会没有想到这个词呢? 那么多的人,那么远的距离,之前的生活中那么多的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如今是我们两个在一起,如此亲密,毫无距离。这不就是一个奇迹吗? “你说得对,我亲爱的,我们在一起就是奇迹。” ———————我是情趣奇迹的分割线——————— 我跟JP的共同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我们第一天躺在床上首先对家务进行了分配:我是个有创意的人,喜欢做菜,喜欢厨房,因此厨房由我来负责,包括烹饪菜肴和打扫卫生。JP是个软件工程师,工作类型是整理数据分类规置,因此房间客厅都由他来整理打扫。我有个学生每天来我家上课学法语,朋友介绍的熟人价格,两个小时我收她四百元,不过这已经足够我们每天的家用了。因此既然是家用由我来赚,那么其他的事情,比如洗衣服买菜都由放假中的JP来做。 事实证明,我们这样分工效果还算不错。除了我不时偷懒,两个人去馆子吃饭以外,JP尽职尽责地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纤尘不染。衣服洗烫熨平,比我妈做得好。 一天他在那里熨衣服的时候,我从后面把他抱住,“我说,你还真是挺会做家务的。” “这都是长期的单身生活培养出来的。”他说。 “这些我做不来的,JP。”我说,“我从小就不会做这些。我爸妈也不让我做这些。”我先打个预防针,免得以后他挑我的毛病。 “你做饭好吃就可以了啊。”他说,“打扫房间什么的,都是我来做。以后去了法国,也是我来做。” “谁说以后跟你去法国了?” 他笑起来,“哪里都行,反正我们不分开了。” “嗯。” 在共同的生活中,我发现了JP身上很多我之前并不曾注意到的优点。 比如,他是个静悄悄的人。走路的时候控制脚步,尽量不出声;关门的时候也不会随手一推,而是将门送到框子那里,轻轻合上;起先他倒时差那几天,我们的作息很不配合,但是我从来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起床;还有他也从来不会像我那样,人坐在沙发上,然后伸手将手里的本子或者报纸啪的一声扔到茶几上,他会站起身,走过去,将东西规矩地放好。 还有他很谦让。苹果掰开两半,一大一小,给我的肯定是大的那一半。如果我打开电视了,他肯定就会关掉计算机的音响,用耳机听音乐。我们要去哪里吃饭,我们要做什么菜,我们晚上要躺在床上看什么电影,都是我说了算。问他意见才说,不问意见也高兴地配合,像个最乖的小孩子一样。 这个最乖的小孩子每天把我的靴子和他的鞋子都擦得干干净净,我的毛衣掉了一个扣子他就从头到尾都钉一遍,我学生来的时候,要么他去买上两杯永和豆浆给我们,要么他就准备一个颇丰盛的果盘。 这个学生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姑娘,在澳大利亚念书,回国度假,每天被她妈妈用大德国车子载到我这里来学法语,是个家境富裕,挺好看的颇有点小骄傲的家伙。起先除了上课,她跟我基本上没什么交流,后来过了几天混熟了,就开始跟我侃她在澳洲的生活,再过了几天就开始说起她回国之前刚刚分手的澳洲男朋友,最后愤愤然地得出结论,“如果贾森也像叔叔这么好,我怎么会跟他分手呢?” 我表面谦虚,心里窃喜。 跟一个人生活日子久了,很容易受其影响而有些许的改变。我的个性渐渐地也在往一个安静的、谦让的、善解人意的方向靠拢。 带着JP回我爸妈家吃饭的时候,我也会规矩地摆放好自己的鞋子,我也轻手轻脚地在屋子里面走路了,我也开始不跟外甥女争夺炖酸菜里面的排骨和粉条了。 我喜欢这样的自己,但是我也不确定啥时候我会现原形。 春节之前,天气越加寒冷。出去一圈,回到家里感觉整个人都会冻得硬邦邦的。我忽然想起来他走之前那个宏伟的计划,马上翻箱倒柜地把我那套行头找出来:米色的羽绒短外套,黑色的紧腿裤子,红底圣诞老人纹样的短裙子和一整套的帽子围脖和手套,还有最重要的那双荧光绿色的短刀冰鞋。 我穿上这身衣服,还化了一个十分隆重的妆,然后跟JP说:“亲爱的,走,咱去青年湖溜冰去。” 很久没有进行户外活动的JP高兴极了,“Allez!Go!” 在沈阳彩电塔下面,青年湖的冰面上,我兴致勃勃地穿上冰鞋,然后颤抖着站起来,然后一个大字形后叉毁掉了JP的幻想。他扶我起来,帮我扑打一下羽绒服,“我以为你会。” “我也以为我会。” 话说真是奇怪,我大学的时候体育课上滑旱冰也及格了啊,怎么上了冰刀就不好使了呢?我颤抖着又站起来一次,然后向前跪倒,双膝着地。JP在旁边笑嘻嘻地说道:“这样摔就对了,这样摔还能看出来你原来是学过的。” 他竟敢这般揶揄,我气坏了,拽着他的衣襟,想要挣扎着起来去咬他的脸,结果发现根本就起不来,这脚也不是我的脚,腿也不是我的腿了。 好不容易在他的搀扶之下我慢慢站起来,跟着他往前滑了几步,刚有点感觉又摔倒了,这回厉害,向后坐下去的,尾巴根生疼。还有一群屁大点的小孩神气活现地立在自己的冰刀上看着我乐。我再也不玩了,脱了冰鞋,扶着老腰一点一点往外走,心想自己原来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二十七八岁了还想跟人家小孩似的在冰上飞呢,我这站起来都困难。 因为身上穿得少,又没有活动开,再加上我这个努力要强的女性丢了面子,第二天我病倒了,发烧到了三十八度,嘴唇上面都是小水泡。 我妈在电话另一边把我一顿臭骂,“你装,你装,我让你继续装!还不快去看病!” JP不敢怠慢,打了出租车带我去离家不远的陆军总院,我看的那个内科专家是个老太太,我前面还有七八个患者,因为怕别人加塞,排队都排到诊室里面去了,本来就都是有点传染性的疾病,还一个挤着一个的呢。 我记得老太太逆光看了看一个患者的片子,然后说了一句话,一时让所有挤在那里的患者都退散了,“你这个,你这个,你这样吧,我给你写个号码,你去沈阳结核医院去找马大夫,你这个应该是结核……” 真是走到哪里都排队,好不容易看完了病,医生给开了方子,我们去收款处划价交钱。快到中午了,前面还有五六个人在等候。我在旁边找个椅子坐着休息,JP站到排尾去排队,一边排队一边朝我笑笑做鬼脸。 忽然斜着插上去一个壮汉,个子比JP还高上半个头,膀大腰圆的,身上是一件脏兮兮的羽绒服,袖子上还有大鼻涕的痕迹,也不顾后面还有五六个人在排队,把单据扔到台子上,大声大气地对窗口里面说:“来,我交钱。” 这是明目张胆的加塞。 可是后面的五六个人竟没有一个说话。 然后我最不想看见的一幕发生了:JP不紧不慢地走了上去,手按在壮汉的那一小叠票据上,朝着相反的方向,把它们倏地一下推了回去,然后他指了指站成一排的几个人,他在告诉壮汉:你得排队。 壮汉可能没想到这个戴着眼镜的斯斯文文的老外能站出来干这事儿,登时圆了眼睛,紧紧地瞪着他,声如洪钟,“怎么地?你!” 我马上从椅子上跳起来冲过去,挡在JP前面,我浑身发热,嗓子沙哑,还因为过于激动而头晕目眩的,我没忘记那个跟老外在一起就绝不跟国人吵架的原则,但是我清楚地跟壮汉说:“你排队。都排队,你为什么加塞?” JP伸手一拨又把我给扒拉到他后面去了,略扬起头来,态度平静地看着对面这个家伙,仿佛在说:你要怎么样? 于是我看到这个温顺的人性格里面倔头的一面。 不过我也觉得他傻,我是个中国人,我又是个女的,大庭广众之下,无论有什么问题,量那小子也没有胆量把我怎么样。 可是你不一样,你一个老外在中国地盘上出头,看热闹的人就算好的了,真的动起手来,没准就有群众上来趁乱踹你两脚,替他祖爷爷报仇。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我以为大汉伸手就要推JP的时候,排着的队伍里面出了不大不小的一个声音,“还要打架啊?小伙子,排队吧。别在外国人面前丢脸了。” 说话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奶奶,手里拿着省医保卡和自己的处方,她此言一出,那五六个人也纷纷说话了: “凭什么不排队?” “还要打人?” “来医院的都着急,怎么就你特殊?” “排队,排队。” 显然狭隘的我低估了我同胞们的公德心,支持JP的统一战线瞬间形成,加塞的壮汉先是一愣,继而意识到自己输了面子又没有人气,终于讪讪地去另一个窗口前面排队去了。 我拉着JP去后面继续排着,但是我可没忘了数落他,“谁让你出头的?多等一个人能怎么样?谁都没说话只有你说话,你很会打架吗?” JP没客气,“我不会。但是我也不怕。” 我不知道应该因为他傻乎乎地出头而生气还是应该因为他的勇敢而高兴,我用力拽了一下他的袖子,把手团在他的手掌里。 刚才说话的老奶奶交完钱退出来的时候,笑着看看我们,问我说:“他是哪国人啊?” 我说:“法国人。” “小伙子挺好。” 之后JP问我那位老夫人说了些什么。 我道:“蛮夷野性难驯,她让我可得管好你。”

本文由山东十一选五开奖发布于体育,转载请注明出处:智斗 第8章 我的剧情很寂寞 缪娟(纪缓缓)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