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山东十一选五开奖 > 小说 > 以审美的情怀去体验人生42如何看待他人?

以审美的情怀去体验人生42如何看待他人?

2019-10-07 00:28

61.1“偏见”的合理性

胡塞尔的现象学给了我们换个视角看世界,换个视角看自我,当然同时也给我们如何看他人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61.1.1不能只承认原文的历史性而否认读者的历史性,读者和作者一样,都有不可抹杀的历史特殊性。

我们过去读书,要求读者要忠实于原著,他认为书写完了以后,作者的历史性已经完成了,已经和作者没有关系了,读者怎么个读法,已经脱离了作者的意图,也就是读者的历史特殊性不能抹杀。

这启发了后现代思想,现在不是有后现代的话剧嘛,其实上这种话剧是让读者参与进来的,就是你怎么去理解那个东西,不是你教育我,教我说那里面有什么意义,我该怎么看懂。

现在是这样,他可能在里面搞很多无厘头的东西,这无厘头的东西是什么意思?

这和读者本身有关,下面的人其实也得参与进去,游戏进去了,其实就是理解进去了。你理解了什么,就是什么。

所以,这里面呢,文本也有这个解释,你不要说这个文本是死的,文本是活的,也就是说你怎么理解,你得到的世界是不一样的。

不能把读者的历史性给抹掉。

前面谈到现象学通过悬置到最后剩下只有我,只有先验自我是不能够再被还原的,人究竟是怎么样从我走向我们?以及怎样走向他人?这也是胡塞尔关注的一个重要的问题。

61.1.2然后,他批判启蒙运动对“偏见”和“权威”的否定。

启蒙运动一开始,反动权威,所谓权威就是我们今天所指的类似于大腕的类型,他说启蒙运动前:“偏见”——被最后检验之前所作的判断。

就是法律上在最终裁决之前,所做的临时裁决,叫做“偏见”。所以,这个偏见不一定是错误的判断,实际上它表明了我们在一定的处境中,对世界看法的倾向,他是经验的历史条件所决定的。

启蒙运动反对偏见,反对权威,但是实际上,它也是当时的处境里面,人们的理解。

他说,“我们的偏见构成了我们的存在”。

我们每一个人在理解世界的时候,实际上都是一种偏见,正是无数个这样的偏见,才构成了我们这样一个世界。

这个话又同我们过去所讲的不一样了,你说的是偏见,好像对人是一种否定一样,但实际上不是这样,你是偏见的,我也是偏见的,我们都是偏见的。

所以,承认并服从权威并不是盲目的、被迫的、而是当时也在理解基础上的理性的自由选择。

启蒙运动的思想,在今天对中国也有很大的影响,但是反启蒙的思想还在影响中国,比如后现代主思想。

这个里面有一点反启蒙运动的立场,启蒙运动的立场是对偏见的偏见。

你说那个偏见,你完全否认他,你也是偏见。

在反对一切偏见的口号下,引入了新的偏见,在反动权威的口号下,把理性的口号绝对化。

就是启蒙运动不是讲理性嘛,那么,你这样一来的话,理性也绝对化了。

那理性一绝对化,那理性不也是偏见吗?

如何走向他人?如何证明他人?

61.1.3文本解释与文本原义之间的时间距离,不仅不可能克服,而且也不应当克服。

就像我们解释历史,比如红楼梦,我们今天给它解释,可当年曹雪芹当时写的东西,这段距离的历史是很远的,这段历史距离我们能不能把它缩短,克服掉,这是不可能的。

在中国有一个现实的大观园,红楼梦的历史就在那里面,中国有一个红学会,我有时看中国人也真浪费,你看人家曹雪芹写了一本书,那么多人就吃这本书,这个红学会有多少人啊,而且很多人都是名气很大的,像胡适啊什么的,都在这里面。

这帮人说是都在红学里面有贡献的人,我后来一想,他们在红学里贡献了什么?人家不就写了一本小说吗,编了个故事,那么多人研究他,然后一辈子就吃这个了,多浪费啊,我有时候会这么想。可是,这样的话,研究红学的人,世世代代就传下去了。

总有人会对红楼梦感觉兴趣为什么会传下去?

关键是红楼梦本身的那个谜,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理解,,我本人也是读了很多遍,算是对中国人骨子里的一些东西有理解了,你怎么解释吧,什么要做清楚了,可能永远不会清楚,你要完全完全到红楼梦本身,也不可能。

现在红楼梦,又拍过一次。我觉得完全是浪费,80年代那个拍得多好,陈晓旭演的林黛玉多真啊,搞成她自己也像一个林黛玉一样,你说再搞一下有那么像吗?

问题是,解释学,在那里,红楼梦就不断的拍。

这个时间距离不仅不能克服,而且也不应当克服。

因为时间间距,可以消除读者对文本的功利兴趣和主观投入,起到了过滤偏见的作用。

就是时间远了以后,倒反而客观性就起来了,你时间性越近的话,越可能走样,客观性出不来。

萨特讲,他人即地狱。我站在这里,假如我把你们都当做他人,那么我觉得我在接受大家的凝视,我就觉得浑身不自在,他人对我来说就是一种痛苦。

康德讲,哲学到现在仍然证明不了他人的存在,这是哲学的耻辱。

中国古人孟子说,“敬人者,人恒敬之;爱人者,人恒爱之。”

61.1.4理解是人的存在的基本模式,理解是从文中接受有意义的东西,并把他们“解释”成自己理解世界的方式。

理解是什么意思呢?

“理解是将自己置于传统的一个过程中,在这过程中过去和现在不断的融合”。

《红楼梦》是过去,我是现在,我怎么去理解它,我这个界域就不断的扩大,慢慢的把过去包括进来,然后《红楼梦》本身的意思呢,也在向外开放着,书的里面对个人来说可能有无穷的意义开放出来,它的开放和你的开放,融合在一起。

所以,文本的读者与作者是“界域”的融合,是因为双方都在效果历史之中。

你有一个文本以后,这个文本的可能性展开了,而我们的话呢,这个界域也在不断的扩大,把它包括进去了,然后文本的界域和我的界域就融合在一起了。

你比如,男女情人交往,那怎么交往呢,首先一方的界域能开放吧,那我的界域也得开放,这样才能融合在一起。

其实,在我看来,他人就是一面镜子,用来反观自我,而自我要意识到他人的存在,此谓有同情之心,同情即有共通的情感。

61.1.5他说,任何解释都是基于现在和未来对过去的理解,都是种偏见。

因为都是你的理解,你的界域决定了你的理解。

但是,承认偏见的合理性并不导致主观性,相反却能避免主观绝对性。

这里面有一种民主的观念,它不是一种绝对权威,你看我,我是偏见的,你也是偏见的,那好,我们有一种对等关系,如果说有一个人不是偏见,而所有人都是偏见,那好,居高临下的观念出来了,一种不是民主的东西出来了。

他说,所有人都是可能偏见的,这样大家都平等了,所以,你可以发表你的意见,我也可以发表我的意见,所以,这能够避免主观绝对性。

当然,这种思想是非常现代的。你要在过去,很难接受这样的思想。

但是胡塞尔是怎么样证明他人的存在呢?

本文由山东十一选五开奖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以审美的情怀去体验人生42如何看待他人?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