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山东十一选五开奖 > 小说 >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海蓝·小说】抗争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海蓝·小说】抗争

2019-10-09 11:56
文 | 一鸣
1.

当我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小说中的人物角色之时,我正经历着非常诡异的事情。

我向来不觉得私见网友是一件明智的事情,但这一次我竟然接受了对方的邀请。我知道一些骗子常用的套路,而我也妥妥中计了。

她叫小荷,我跟她在某个内容平台结识。之前我在这个平台发表了一部短篇故事,小荷在文章下面留言。我摆出作者的谦逊姿态回复了她,接着她又调侃了几句。这个聊天的过程挺愉快的,小荷将她的微信号码给了我。我看到她的头像是一个面容清秀的姑娘,是我喜欢的类型。

她好像很了解我,这让我感到惊讶。她曾经多次猜中我的心事,也多次说出让我产生高度共鸣的话语。我甚至感觉她就是我一直追寻的灵魂伴侣。网聊一个多月之后,她突然提出要见面的要求。我下意识是要拒绝的,但是那个“灵魂伴侣”的想法在脑袋中扎根已深,它让我觉得错过这次见面可能会带来遗憾。于是我突破了自己的底线,冒险赴约。

我来到她所在的城市,在一个咖啡馆见面。她的真人比照片更好看,长发飘飘,身上散发着好闻的香水味。跟她面对面聊天的感觉真不错,她时而低头抚弄发尾的动作令我想入非非。

某个时候她手机响起,接听电话之后她变得神色紧张,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挂了电话之后,她沉默了好一会,然后提出要向我借钱,理由是她妈妈突然进了医院。我本来想拒绝的,这是非常明显的套路。但后来我还是跟着她来到附近的ATM,把银行卡里所有的钱提出来交给她。之后,我再也没有联系上她,她的手机也从此关机。

2.

我想,我中了传说中的“迷魂药”。我不知道是她的香水味有问题,还是我自己脑子出了问题。在最关键的时刻,我做了一件非常不理智的事情,有种鬼迷心窍的感觉。我隐隐觉得这件事情有古怪,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小荷前后的反差太大,像是从一个知心好友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一个骗子。如果她本来就是一个职业骗子,她的技能要何等高超,竟把我的内心看得如此通透,也把我的心理防线完全瓦解?最奇怪的就是,她怎么可能每次在恰好的时机说出一些对我极具伤害力的话。她还会心灵感应的超能力不成?

我身上带着的钱不多,甚至连回去的车票都买不起。这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连一个可以借钱的朋友也没有。我茫然走在入夜的街头,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要怎样做。走过一个窄小的彩票点,我突然想进去碰碰运气。我从不相信自己会有中奖的运气,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头。

我随随便便地买了一张刮开即奖的彩票,结果随随便便就中了奖。

那个售票员轻描淡写地给了我几千块的奖金。那神情如此淡定,好像只是递给我几元钱一块的口香糖。我数了一下奖金,惊得全身一震:这数目跟我交给小荷的金额是一样的。

我打开了呼车软件,打算去车站买票连夜回程。刚刚打开车门进去,女司机就一声惊呼:“怎么你在这里?真巧!”

她是我大学时期爱慕已入的姑娘,夏如冰。我俩同一个专业,常常在一个教室上课。当初对她朝思暮想,却一直不敢表白。毕业之后没有再见面,没想到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况遇上她。

这一连串事件是怎么回事,神奇的巧合?

我想起之前看过的一本书,对里面的一句话印象深刻:世上没有偶然,一切都是冥冥中的安排。

去他妈扯蛋的巧合!

3.

我终于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小说中的人物,似乎这还是一部烂俗的言情小说。作者技艺太差,笔法生硬,情节转折突兀。就连我自己——小说中的角色,都意识到这个过程极度刻意,欠缺必要的合理性。说白一点,我本来是完全不知情的戏中人,就这样连我也出戏了!这小说的作者真他妈一“天才”!

去往车站途中,“女神”跟我聊了起来。果然,在年级中一向是路人丙的我,竟然在她心目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问她为什么还会记得我,她说我特别没存在感,所以引起了她的注意。好吧,这前后明显的矛盾竟然也成了“合理”解释,我还能说什么。我心里冷笑,表面上冷淡如水。我要看看那个天才作者要怎样开展下面的故事。

我沉默不语,气氛有异。如冰也不怎么说话了,只是偶尔通过后视镜瞟上我几眼。

我感到悲哀,怎么莫名其妙就成了虚构的人物?我明明真实地存在着,我能感知自己各项生命特征,但我就是一个扯线木偶,没有自己的意志。

我终于明白小荷为什么对我的情况如此了解,她后来为什么成了一个骗子,我为什么会中计,后来又莫名其妙地中了奖。所有的这些都不过是蹩足的前期铺垫,都是为了达到我跟夏如冰重遇的目的。

也许你会觉得我过于异想天开,但这些亲身经历能让我的目光穿过重重迷雾,直达事物的本质。也许,那并不是宇宙的真相,但却是我所能理解的最接近真相的事实。我相信总会有一个地方,躲着那么一个“人”,TA在“书写”着我的命运。

到了车站,我说了一声谢谢就下了车。

如冰追了上来,递给我一张名片,“回去给我电话。”

我不好意思拒绝,就收下来。她甜甜地冲我笑了一下,跟我挥手道别。

她的笑容还是那么好看,我不由得心神激荡,一股暖意在胸口流过。

“糟了,是陷阱!”我赶紧收起痴笑,快步走进车站。

回去之后,我一直失眠。正如我当初预料的一样,如冰的笑脸我在脑海中一遍遍地回放,我完全控制不了。

我想,我又被设定为坠入爱河了。我终于明白人世间的一见钟情全他妈是事先安排好的!

如果我再不打电话给如冰,我怕是一直睡不着觉。哪怕明明知道这是作者的手段,我也不得不拨通如冰的电话。电话接通之后传来如冰故作懊恼的声音:“你怎么现在才给我电话,我都等了你好几天了!”我可以想象出她嘟着小嘴,似嗔还羞的样子,心里禁不住又泛起暖流。

果然,聊过电话之后我就能如常入眠。我还做了一个关于如冰的美梦。

醒来之后,我又开始迷茫,这样的感情是否存在意义。

望着窗外的阳光,我心里又感到暖洋洋的。这一刻我突然有了答案:妈的,哪怕是被设计出来的感情我也认了!

4.

这段时间里,我完全接受了自己就是一个小说角色的事实。我也找到了很多相关的证据。关于以前的记忆总是很模糊,仿佛我从记事开始就已经在工作。事实上关于如冰的记忆也不多,只有其中几件事情特别清楚。我想,那是作者特意设想出来的几个例子,好让读者相信后来的我并不是无缘无故就喜欢上如冰。遇见如冰之后,大学时期的记忆才慢慢清楚起来。我记得她是我第一个喜欢的女生,那种强烈的相思刻骨铭心。

我开始跟如冰谈起异地恋。我们偶尔见个面,感情越来越好。按这样的情况下去,再过一两年我们就可以结婚吧,我觉得这也是一个不错的结果。当我脑袋里闪过这样的念头,我又生出几分不安:会不会……太顺利了?

后来的情况果然变了。如冰不再完美,她开始表现出一些性格上的缺点,比如一些刁蛮任性的公主病,过于敏感而显得神经兮兮。我知道这是作者在捣乱。一部小说如果过程太顺利,太美满,就会失去吸引力。中间过程一定会有折腾,会迂回曲折。面对如冰的一些无理取闹,我尽力去忍让包容,因为我知道那不是她的真实意愿。只是,我也无法控制一些不满的情绪在我心里滋生。如同突然而来的喜爱,现在我也体验到突然而来的厌恨。

爱情的诞生和消亡都源于感性的一面。尽管在理智上我明白这背后的规则,而我也无可避免地对如冰的任性感到心力交瘁。我没有办法阻止这段感情生出裂痕,它在拉锯般的互相抗衡中倒塌。没过多久,有别的男人对如冰展开追求。那个人是如冰的理想伴侣,满足她对爱情的所有幻想。在这场感情竞赛中,我毫无还击的能力。一份名叫作品大纲的东西,早已注定了我们之间分手的结局。

“妈的,这样的俗套情节实在烂透了!”我坐在山顶上吹风,灌下了四瓶啤酒。我不知道接下来我要面对什么样的境况,以我对自身经历的推断,我觉得这位作者还会给我设置许多烂俗桥段。如果他写的是出版路线的作品,我大概还会熬一两次情伤……不对,以这部作品的情节安排来看,很可能是百万字级别的都市网文。而且他明显是一个写作新手,完全不给我设置各种高富帅光环。莫非他要以纪实类的笔法来写这一部小说?那我还要经历多少次莫名其妙的情劫?

不行,我不要任人摆布,我要反抗!

5.

当一个角色被创建出来之后,作者跟角色之间多少会有一些心灵感应。比如之前我常常有一些奇怪的想法,这些想法我认为就是作者强行灌输给我的,要我顺着他的意思去做。

之前我经历过一次不太愉快的相亲,我跟如冰在一起之后,他又想安排我去相亲,以制造我和如冰之间的矛盾。当时我在心里无奈感叹:“这样的桥段已经有过一次了,读者会觉得很没意思好吧!”结果到了第二天,我那个没有什么印象,只听过几次声音的母亲就打电话给我,跟我说相亲取消了。

那一次之后,我发现原来我的想法也能传递给作者。我可以凭我强烈的意识反过来影响他,从而改变他的想法。这就是我的抗争方式。

接下来的事情也不难办,每当我脑海里冒出一些奇怪的想法,我坚决不去行动。我用强硬的态度在心里大声说:“这是傻瓜才会做的事情,我不干!”而每次遇到一些特殊情况我都不按常理去出牌,比如我对女同事刻意的示好视而不见,把她红着脸交给我的情书当场撕毁;又比如我对女上司的批评作出激烈的反驳,把她气得直掉眼泪。每一次我把事情搞得一团糟之后,作者都要花很多心思去收拾这些烂摊子。说白一点,就是故事写乱写崩了,他必须要把故事兜回来,能够自圆其说,这样故事才能继续发展。

于是,被我撕掉情书的女同事承认她并不是真心喜欢我,给我写情书不过是一个愚人节的玩笑。但是这样的玩笑也开得太大了,她为对我造成的伤害真心道歉。而被我反驳的女上司也向我检讨,当日她的处理方式有失分寸,我的意见比她考虑得更为周全。我为了公司利益不惜得罪领导的精神很可贵,为此我还获得加薪奖励。

我知道作品是作者的心血结晶,新人作者对此更为看重。我有恃无恐,我知道不管我怎样胡闹,作者都不会把我怎么样,要不然他可能会把自己的作品毁掉。他舍不得。

我的想法被作者猜到了。他对我的反抗感到恼怒,为了让我重新听从他的指挥,他不时给我制造一些小麻烦,以示惩戒。走在街上,我会突然被外出散步的小狗咬伤小腿, 又或者被学骑自行车的小孩撞倒在地。这样一来,我的抵触情绪更为强烈。不管他让我做什么事情我都不去配合,哪怕为此我要承受痛苦。双方的较劲越演越烈,而这篇小说——或者已经不能称为小说了,它已经变成一些无聊事情堆在一起的流水账。我相信任何一个读者看到它都会皱起眉头:“这写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烂东西!”

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没有再接收到奇怪的想法。日子过得平静如水,但也无聊得让人发疯。我知道作者卡文了,他完全不知道这篇小说要怎样写下去。而我,可能会在这样极度空虚乏味的日子里度过一生!我们之间的抗争落得一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6.

我决定休战。

我开始尝试冥想,在身心平静之后,将内心的想法向作者传递:亲受的作者,我们不要再这样斗下去了,我们重新和好吧。原谅我当初多次打乱你的剧情,但是也请你理解,那样的情节我并不愿意去经历。在你把我创造出来的一刻,我就有了自己的灵魂,我希望自己去做决定。我明白你希望通过我的经历来获得新奇的体验,我们本来就是朋友,甚至,我们本来就是一体。所以,我们不要再继续对抗了,让我们同心协力一起写好这部小说吧。我希望过上理想的生活,我也知道你能感受到我的喜悦,我们有相同的渴望,我们是彼此忠诚的伙伴。

过了一会,我听见内心深处传来声音:我同意休战,我也希望如你所言,我们一起写好这部小说。接下来的日子里,你所遇到的每一件事情都可以自由决定,我不再阻止你。你说的没错,你的渴望也是我的渴望。我希望你能过上理想的生活。我会从一个指挥者转变成一个观察者,我会留意你经历的每一个时刻,接收你的每一个念头,体验你的每一种感受。我的作品大纲不再固定,会为你随时修改。但如果你的行动会造成严重的后果,极大地偏离我当初设想,那么我会给你提示,引导你走回正确的道路。当你遇到了难以解决的问题,你也不用惊慌,你可以向我寻求帮助,我会尽我最大的能力协助你渡过难关。时刻记住我会在你身旁,你我即为一体。

听完这段话之后,我觉得全身舒畅,心里的郁结一扫而空。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也没有刻意去做什么事情。我回到了从前的生活状态,不再时刻惦记着自己是一个小说角色。我依然是一个有独立灵魂的人,依然为打拼自己的生活全力以赴。我不再去抵抗作者给我的暗示,我会按照他给我的提示去做一些事情。只是每次需要作出重要的决策,我会听从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了解自己内心的渴望,然后尽量创造条件去满足。遇到喜欢的女生,我还是会鼓起勇气追求,但也会常常失败。我不再激愤,也不认为这是作者刻意刁难。我知道从一部完整的作品来看,这是一些必须的情节。当我身处逆境,我会尽量以平和的心态撑过这些日子,但有时候也免不了会伤心难过。当我开怀欢笑,我会用心感受那些时刻的美好。我时常心怀希望,等待着生活给我惊喜。

7.

某一天,我一个人站在海边看日落。凉凉的海风吹面而过,让人感觉非常舒服。

算起来,我跟作者已经和解了差不多一年。这一年来我前后经历过三段感情,虽然追求都以失败告终,但这些日子也足够精彩了。至少这一年来我留下了很多难忘的回忆,也许某些人一生中经历的情事都没有我一年经历得多。这一刻我突然有一种感觉:如果我的经历是一部言情小说,它也足以写成一本书了。

“嘿,终于找到你了!”

我的耳边突然响起女生激动的大叫。回头一望,我看到一张好看的脸庞,飘逸的长发。我还闻到一股似曾相识的香水味。

竟然是小荷,此时她的眼角隐隐泛出泪光。

“去年我拿着你的钱去了医院,结果在路上我的手机被偷了。我忘记了你的手机号和微信号,就连我自己在那个内容平台的账号也忘记了,我一直联系不上你。后来我回到那个咖啡馆,发现你已经不在了。我不是骗子,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骗你的钱,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遇上了那样的事情,那是我这辈子最倒霉的一天,你一定要相信我!”小荷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的眼泪也流了下来,我把她搂进怀中,在她耳边轻声说:“我终于等到你了……”


更多写作经验分享请点击:【写作那些事】目录
关于转载问题:请联系我的经纪人 南方有路
青春小说《晴时有风》已经上市,请大家多多支持~
我是【简书连载小说】专题主编一鸣,诚意向大家推荐【简书连载风云录】

  一、出事
  
  一九三0年十二月的一个漆黑的夜晚,龙敢屯大户卫庆德家正在举行晚宴,招待十几位帮他家打柴回来的同屯汉子。这些彪形大汉有的是力气,个个好酒量。他们斗酒,猜拳行令,闹得天翻地覆,都交子时了,他们兴犹未尽,喧闹不止。
  正在互相灌酒的笑闹中,有个比较清醒的汉子名叫卫归年,他的酒杯送到嘴边后,却不喝,侧耳凝神,警觉地聆听什么,做出很神秘的表情。大伙儿以为他酒到地步了,不理他,照样喧闹不止。
  归年聆听片刻之后,他神秘地离开坐位,大家以为他去小解,也就不理他。约一袋烟的功夫,他回到了桌边,神情严肃、一语不发地举起双手不断重复地向下划着,示意大家别吵了。大伙儿会意,知道肯定有事了,都立即安静下来,听他说些什么。
  那年头,正逢世乱,匪盗横行,连这山旮旯里也不得安宁。大家用惊疑的目光盯着归年,要听他有什么情报来。归年压低声音报告:“有一伙贼人正在奋力挖主家的泥墙呢,眼看就要穿通屋里了,情况紧急,不容耽搁!”众人闻言大惊。主家卫庆德说:“各位莫慌,贼来开战!我家父子四个连同大伙十数人,怕什么?追击打杀他们!”
  在那年头,共同维持安全,“一家遭贼,全屯出动”,这已是不成文的规矩了,何况这是屯中大户人家,谁敢不出力的。众人得令,立即在卫庆德家就地寻找尖担、木棍、杀猪刀、钢钎、铁锤等家伙,发一声喊,破门而出,一齐向出事地点冲去。
  
  二、战死
  
  却说屯中有一位叫卫启明的,五大三粗,秉性豪爽,十分勇猛刚强。他家祖上辈出烈汉,但大多不寿,传到启明一辈,则是独子。启明年已四十有二,生有六女一男,五女尽皆出嫁,唯有一女一男及老婆在家。男儿年方十五,女儿十三岁,都尚未成人。男儿姓名卫庆恒,他虽然年少,但已表现出祖上勇猛刚强的遗风来。
  当时卫启明也在战贼队伍之中,他十分勇猛,手持长棍,冲锋在前,直向出事地点扑去。
  贼众想不到此家竟有那么多汉子出来,而且又那么的迅猛。贼众见势不妙,一齐向屯西翠竹山方向四散奔逃。
  卫启明、卫庆德、卫归年等十数人,紧追不舍。在那月黑风高的深夜,大家都看不清道路,跌跌撞撞的,更糟糕的是认不清人,双方只凭口令和说话声音辨认敌我。这时情况非常糟糕,在黑暗中拼斗,有用石头互扔的,有用木棍对打的,有刀棒相迎的,非常混乱。
  却说卫启明打冲锋,追贼追到山坳最高处,他与一强盗遭遇。这时,大多数人都还在山脚或山腰打斗,只有那最凶的强盗和最勇猛的启明跑得最快,在坳顶相遇。
  卫启明发现一块巨石旁边有一个火点在移动,他知道那里有人,由于天黑认不清敌我,于是喝问:“是谁在那里?!”那人没有回话,他就知道那是贼人。那贼伏在巨石旁边,正点燃“火绳枪”的引子向他瞄准。启明因喝得将醉,他没意识到那火点是“火绳枪”的“备火绳”,他不知隐蔽,一心只想活捉那贼,便只顾对那贼人大喊“举手!举手!”并向那贼人扑去。只听得“叭”的一声响,卫启明应声倒下动弹不得,发出痛苦的呻吟声,贼人趁机逃脱而去。
  众人听到山坳上枪响,齐冲上来。他们向呻吟声搜索过去,方知是卫启明中弹,淹淹一息。众人见情况危急,无心追贼,将启明抬下山去。
  众人抬着卫启明下山,才到走半山腰,他就断了气。回到家里,掌灯观看,启明胸部、颈下中了几十粒铁砂,伤口已经肿黑了。启明一家哭的呼天抢地,情景十分悲惨。从此启明家全靠他十五岁的独生子卫庆恒做主了。
  
  三、抓兵
  
  一九三三年民国二十二年,卫庆恒长到十八岁,身材魁梧,一表人才,大有其父风貌。时逢中国蒋共内战,国民党政府到处征兵拉夫。按当时村公所的政策是“两丁抽一,为国出力。”当时国民党政府实行的是封建地主阶级的统治,政府只代表少数富人的利益,不为广大劳苦大众说话的。当时是个只认钱不认人的世界,社会上流传很多俗语,如:“堂堂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朝中有人好做官,朝中无人祸百端”;“有钱无理有,无钱有理无,有钱钱当命,无钱命当钱”;“有钱使得鬼推磨”等等,可知穷人的命是何等的不值钱啊。“两丁抽一”,政策虽然是如此,但是执行起来却是因人而异。县政府只知道每乡要拿出多少人去当兵,乡公所怎么弄到人都行。于是,富人家哪怕有三个五个青年男子都不用去当兵,只需花些钱打点一下村长就行了。穷人家哪怕只有一个男丁,纵然你插上翅膀也难逃厄运,就是你钻进地缝里去也要把你挖出来的。村长执行抓捕政策,谁敢反抗就会招来灭门之祸。
  再说卫庆恒长到十八岁时,村长带着一帮打手、村警,荷枪执棍,上门来抓他当兵。庆恒身材魁梧,性格刚强,对上门的人喝道:“不是两丁抽一的吗?我的鸟!我是独子你们也来抓人,我知道这个世界我没有讲理的地方,我知道我家没有钱你们不会放过我们的!你们不用动手,我这就跟你们走,我当兵去!”庆恒略向母亲和妹妹交代几句就昂首出门。他母亲和他妹妹泪汪汪地望着他远去。村警、打手们在后面押着他,他们互相对视狞笑着说:“这是块当兵的好料子哩,哈哈哈!”
  
  四、押解
  
  卫庆恒被带到村公所与那些被抓来的穷汉子关在一起。一些特别反抗的还被戴上手铐脚镣。卫庆恒不反抗,他不受铐镣之苦。第二天,他与那些人又被解到乡公所,与更多的人关在一起。他们被关了几天之后,抓来的人多得班房装不下了,才被派来的军车拉走。
  那时候交通极不方便,公路非常小,坑坑洼洼的车速很慢。他们被军车拉一段走一段的,这样过了三天三夜,好多人都不知道到底走了多远,还以为“到了外国”呢,于是悲伤地流泪。有的哭道:“妈呀!这辈子看来是再也看不到你们了。”那时候,农村人尤其是山里人都很穷,大多年轻人的活动半径都不超过十公里。他们没见过世面,语言不通,只要将这些人拉到一百公里以外他们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这时就是放了他们,他们也回不到家的。
  卫庆恒就不同,他天生机灵,自从那天走出家门的一刻,他就已经产生伺机逃回的念头了,他从被军车拉走的那一天起就多了一个心眼。他虽然没有读过书,不识字,但他人特别机灵,将车开过和他走过的地方,用特殊方式努力地记录在脑子里。在长途爬涉的艰苦和被禁闭的无聊中,他都在努力地温习和背诵着脑子里面的“地图”,他从不放松过。他自勉:为了活命,千万千万不能忘了地图啊,忘了就意味着没有生还的希望了。
  这几车人,被拉了几天几夜,那些来接新兵的军官们是不会告诉他们所在的地名的。其中有些人私下交流,才知是到了南宁地面。他们好多人不知到南宁是什么地方,还以为是外国呢。卫庆恒默记在心:哦!这就是南宁。他在他的脑地图里,记下重重的一笔。
  这几车人,在南宁换上了军装,开始了军队的生活。首先是集训,首先的首先是洗脑。
  国军团长出来训话了,他用嘶哑的声音高喊:“弟兄们,国家当今用人,年轻人必须为党国效劳!弟兄们!我们穿上了漂亮的军装,现在就是国军了!弟兄们!你们想一想,在家那个穷鬼地方,你们穿过这样好的衣服吗?你们吃过这样好的饭菜吗?男人来世,要有出息,要出来看看世界,窝在乡里一辈子扛锄头挑大粪,又辛苦又吃不饱,有出息吗?你们出来,当兵吃粮,不愁吃穿,不好吗?我告诉你们,打仗并不可怕,你杀他,他杀你,公平合理!命大的在哪都能活,命短的在哪都会死!弟兄们,打仗好玩哩!军队走到哪、食到哪、用到哪里!一开仗,老百姓的鸡鸭猪羊等东西,包括女人,那都是我们的!我们是命都不要了,他们就应该慰劳我们的!你们年轻人,都没有女人吧?不要老想着回家讨老婆过日子,打起仗来,鸡飞狗跳,到处是老婆!就看你要不要了,哈哈哈!”
  那个狗团长这一席训话,纯属强盗宣言、流氓理论。卫庆恒知道这个人坏透了,对他的训话,嗤之以鼻,根本不会接受的。但是有许多人确实是被他教坏了,从此转变了观念,从他们的表情变化,卫庆恒可以看得出来的。
  
  五、巴结
  
  卫庆恒的机灵,在小时候就有许多人看到的。他有一信条:他常说:“交友要交猎狗式的朋友,不要交看门狗式的朋友。”他在国军部队里,时刻都在盘算着逃离的事,时时都在为逃离做准备。他暗暗观察一切情况,从大处着眼从小处着手。他暗暗倾听和分析着部队里平时士兵们的谈话,对逃离有利的就记在心里,他经过分析认为必须巴结一个不大不小的军官才行,首先是班长,然后是排长,再上去巴结不到他也不很必要。
  一九三三年底,部队集训结束后,他们原来的队伍被拆散,重新编制,开拔前线。卫庆恒所在的部队曾经在广西的宾阳、陆川、钦州、柳州、广东的广州迂回作战。卫庆恒对内战、对国军的军纪极为不满,时时都有逃离的念头。他在执行他的信条,伺机巴结班长。
  有一天在行军时,路过一个村庄,村口有一棵很大的龙眼树,上面结满了龙眼果,香气四溢。他看见了龙眼果,就想到这是巴结班长的好机会。他心生一计,假称鞋带松了闪出路边重系,让部队走过去他在最末尾,趁人不觉时溜上树去,迅速地摘下两口袋龙眼果来。
  到了部队就地休息的时候,他把班长叫到背处,把口袋里的果子掏出来全部给了他。班长称赞他真机灵、真会做人,于是对他有好感起来。
  又有一天晚上,部队休息,士兵们赌钱玩耍,卫庆恒则把积攒下来的钱去买了一壶好酒,偷偷送给了班长。那班长一时高兴,称他做兄弟并叫他坐下同饮,与他聊起家乡来。卫庆恒趁机对班长说:“班长呀,我父亲三年前过世了,唯有老母和一个妹妹在家,在这个世界家中没有男人能活下来吗?你当我是兄弟,我就掏心窝对您讲,您让我逃走吧!”
  那班长听如此说,首先的反应是面带愠色沉默不语。过了片刻他小声道:“既然如此,当初为何要来当兵呢?”庆恒道:“不是我要来的,是村长抓我来的!”班长听了此话,心里明白,这年头大半的兵都是被抓来的,他心中生起一缕同情。班长脸上消去了怒色,对庆恒道:“开小差被逮住了就要枪毙的!”
  “这我知道,”庆恒道:“正因为有危险,我才要您帮助的。如若事成,我终生不忘你的救命之恩。”
  班长心想,这年头开小差、逃离部队的实在太多了,这庆恒既对我好,这几月对我献了不少殷勤,如今他求助于我,我何不成全他则个。想到此,他反问庆恒道:“依你说我该如何帮你?”
  “我求救于长官您,就是因为没有好法子啊!”
  班长沉思良久,最后说:“就这么办吧,……”班长把让他逃的计策详细地教给了他。
  
  六、夜逃
  
  那天晚上部队加菜,军官们可以喝酒。那班长假装喝醉了早早睡去。到了半夜只见庆恒偷偷溜出门去,他看见了却不出声,同宿舍的士兵也发觉庆恒行为可疑便问他道:“你要去哪?”庆恒答道:“出去解手一下。”可是庆恒去了好久不回来,有个士兵怀疑他开小差了就去报告班长。那班长立即吹起哨子集合,命令道:“今夜有个士兵开小差了,我们马上把他追回来!第一组向东,第二组向南,第三组跟着我向西,一小时后若追不到他,就大家返回集合向北追!立即行动!他娘的!这三更半夜的到哪儿去!”
  士兵们遵命,追了一个小时不见他又折回来集合,如此花去了两个小时。班长命令一齐向北追,大家又饿又累又瞌睡,怨气连天,个个偷懒不肯快步追赶。士兵们走走停停那班长也不理他们。大家又折腾了半小时之后还是不见庆恒的影子。班长发怒似的骂道:“马那哥把子!回去睡觉吧,三更半夜的闹我个球嘛!”士兵听了一哄而散,争先恐后回营了。
  天亮后班长将庆恒逃跑的事报告了排长,排长又报告了连长,他们都没有说什么,此事就不了了之。
  
  七、苦行
  
  却说那庆恒出得营门,立即像那越狱的逃犯一般,沿着白天已侦察好了的路线逃跑。他拼命地狂跑,好在月色朦胧,他没有摔多少跤,偶尔摔了也不很重。经过三个小时的狂奔他终于逃离了危险区。这时天快亮了,他想,如果还穿着军装那就暴露了,怎么办呢?情急之下他想了个法子。
  庆恒拐到村子里去,好在这个村子没有养狗的习惯,天尚未亮人尚未醒,村子里静悄悄的。他挨家挨户地寻找衣服,只要有能下手的地方他就要下手。他走过好几家的门口,然而门都十分牢固,他只好继续找下去,决心找到为止。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他看到一家的屋檐下架着一条长竹篙,竹篙上晾着许多刚洗未干的衣服。他一阵兴奋,心想这回有救了!他挑了一套合身的,然后脱下军装,把民装换上后在门坎边放了十几枚铜板,再把军装卷做一团扔到附近的菜园里去,然后拔腿就跑。
  他跑出村庄之后松了一口气,就从容地走着。他想,我只要走上一天的路,离军营就很远了,只要我不乱出声,别人是不会看出我是外地人的。他凭着脑子里的“地图”和路线,望着家乡的方向,一步不停地走着。路上寂寞和无聊时,他就耳听八方,学着当地的方言口语,琢磨着如何编好假话,以便弄到饭吃。那时是一九三五年。

本文由山东十一选五开奖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海蓝·小说】抗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