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山东十一选五开奖 > 小说 > 破案记

破案记

2019-10-03 16:06

今天,是接到举报的第五天,我和同事安易到达江山市,开始对当地一家化工厂进行秘密调查。

图片 1
  张经国是一个严重的强迫症患者。他是对称强迫症,难以忍受任何不对称的物品陈列。人送外号“张对称”。李维国也是一个严重的强迫症患者。他是计数器强迫症,人送外号“李数数”。他碰到能计数的事物,就会不由自主的计数,比如爬楼梯计数,走路和跑步计数,看见一列火车要数一数多少节车厢………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两个强迫症患者成了最要好的朋友,经常在一起看谍战片、打CS对战游戏。
  这一天是个周末,两个人又凑到一起,相约到金沟寨的一幢烂尾楼打真人CS对战。两个人带上装备,驱车赶往金沟寨烂尾楼。由于走得急,两个人都没有吃饭。恰巧就在烂尾楼附近有个卖西北粉皮和烙饼的。正好两个人都爱吃这一口,于是决定想吃一顿西北粉皮和烙饼再“开战”。
  张经国和李维国各自点了一碗西北粉皮和一张烙饼,坐在小饭桌边上等着。张经国不由自主地摆弄桌子上的筷子、醋瓶和辣椒罐。他总觉得它们摆放得不对称。李维国则盯着一杯白开水发呆,他在数水杯微微晃动的次数……
  两碗粉皮上来了,两张烙饼也来了。张经国开始狼吞虎咽得吃起来了。李维国还在发呆。张经国拍了拍李维国的肩头,说:“李数数,你又在数什么数字呢?”李维国说:“这附近好像有个打桩机在工作,奇怪得是这个打桩机的震动节凑有点不同,它不是单一直线结构;而是三次缓慢,三次急促。我在琢磨这是为什么啊?我刚刚数数字到48下,你一说话,给我打乱了。”
  张经国说:“李数数,你的计数器毛病又犯了吧?”李维国笑了。
  吃完饭,两个人进入“战斗”状态。当他们爬上三楼平台的时候,楼梯口上有三堆砖头。左边一堆,右边两堆。两个人的强迫症又犯了。他们将砖头分成四等份,砖头有25快,四六二十四,多出一块。张经国拿起砖头向楼下抛弃,只听得“哎吆”一声,接着“噗通”一声。他们赶紧从阳台往楼下看,有个人被打翻在地。他们估计是那块砖头惹的祸。还没有等他们反映过来,对方竟然开枪了。他们感觉不对劲儿了,对方使用的是真枪、真子弹;而他们使用的是“假”枪和“假”子弹。
  突然,发现张经国的右臂受伤了,臂膀处鲜血直流。他们撤出战斗,驱车找医院。半路上有一家比较大的诊所,他们想处理一下伤口,走进了医院。
  医生看他们是两个来历不明的人,又是枪伤,以为他们是坏人。悄悄地拨打了110,一会功夫,武装警察包围了诊所,抓捕了张经国和李维国。
  经过审讯,警方怀疑与张经国和李维国对战的是真正的罪犯。与此同时,警察接了一个妇女的报警电话称:“警察同时,我的女儿被人绑架了,丈夫去交赎金,地点是金沟寨烂尾楼,现在失去联系,生死不明。”
  于是警方押着张经国和李维国到金沟寨烂尾楼出事现场。警察彻底搜查了整座大楼,在一楼楼梯底下,发现了被捆绑着手脚、堵着嘴,已经奄奄一息的男人。却没有发现“女儿”。男人断断续续地说了一句“救救……我……女儿……”就昏过去了。
  当他们走到早晨吃饭的地方时,李维国突然很激动地喊:“静一静,又听见打桩机的声音了。”警察说:“什么样的声音?请描述一下。”李维国说:“很微弱的敲击声音,三个慢拍,三个急促”。警察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SOS”。李维国也说:“是求救声!”
  仔细一听,是在桌子下面。警察立即掀了桌子,发现地下是一个暗井,打开井盖,发现了被捆绑住手脚,堵住嘴巴的女孩。小女孩还活着……
  后来警察根据张经国和李伟固描述的体貌特征,在全城搜索头部受伤又持有枪支的男人,终于找到了持枪罪犯。
  事后有个年轻的警察问李维国:“你为什么对摩斯电码SOS那么敏感啊?”李维国不好意思地笑了,他说:“因为我是计数器强迫着患者。”
  警察也问张经国:“你怎么非要扔掉那块砖头啊?”张经国说:“因为我也是强迫症患者,我不能忍受事物的不对称!”
  警察一听乐了:“药不能停,不要放弃治疗啊!”
  张经国对李维国说:“没想到你,李数数,一个强迫症患者还能帮助警方破案啊!”李维国则说说:“不单单是我一个人帮助警方破案啊,还有你张对称的一份功劳呢!要不是你的那块砖头打中了罪犯的头……”   

这五天里,我们的文案设计部门对我们的身份进行包装,现在我们是让江山化工厂销售部梅部长深信不疑的产品采购商。梅部长非常信任我们这家假公司的实力,非常期待与我们长期合作。

来源网络

所以此次听说我们要来实地考察,这位销售部梅部长特地推开其他工作负责接待。

让我和安易惊讶的是,原本我们以为江山化工厂肯定是表面做一套东西蒙混环保部门,然后暗地里偷偷违规排污,结果我们看到的是他们的肆无忌惮。

从酒店里出来,梅部长安排了车辆接我们,开到山下的时候,我问梅部长:“还有多远到?”

梅部长说:“前面拐过弯就到江山化工厂了。”

我提议下车步行上山。梅部长说:“因为化学废污的排放,山上寸草不生,并没有什么风景。”

我说:“我们就是来看看这个毒性效果的。”

梅部长说:“好的好的。”

梅部长给我们准备了防毒服,防毒罩。

我们下了车,看到路上有一个老阿婆正开着一辆卡车下山。

安易拦住车子,上前问她:“阿婆,你在做什么?”

阿婆不开心地说:“我不是阿婆,我还没有你年纪大呢!”阿婆见有梅部长陪同的人肯定也是个有身份的人,态度缓和一些回答说:“我和咱们江山化工厂是有业务合作的,我来收废料的。”

我问:“你做这个做多久了?”

她说:“10年了。”

安易晃了晃手里拿着的防毒面罩问:“你怎么都不做防护?你看我们第一次来都穿成这样了。”

她说:“城里人惜命。乡下人不讲究,穿个这个衣服多吓人啊,你看我不10年了干这活,身体还很好。”

她觉得我们耽误她的时间了,不太愿意继续和我们瞎扯,见我们没有追问,也不招呼就绕过我们继续开车下山去了。

梅部长说:“安总,前面有一片是我们厂设置在外面的机器设备,会排出一些有害气体,我们把防毒面罩带上吧。”

我们闻言马上穿戴防毒面罩,我问:“梅部长,这排气系统污染这么大,怎么没有做无害化处理,就建在厂外?”

梅部长说:“这个是产品生产的工艺要求,那块地方有天然水源。我们有无害化处理的。”梅部长说完神秘地一笑。

我想这不是骗人吗?做过无害化处理,还要我们带面罩干嘛?

不知道是我吸进去有毒气体还是这些人有恃无恐的样子让我恶心,我突然一阵反胃,趴在路边吐了起来。

梅部长说:“老兄,你没事吧?”

我缓了缓后,瞎编说:“昨天喝多了,刚反应过来。”

安易帮我转开话题,说:“兄弟啊,你们厂胆子挺大的,要是在我们那,这样子肯定要整改的,说不定还要进监狱。你们怎么就敢呢?”

梅部长说:“我们都是通过环评的,放心吧。关键是我们的产品质量好,你想,这个产品的要求就是开放式生产工艺,现在放眼全世界,也只有我们厂能生产,这就是核心竞争力啊。”

安易说:“当地人就没闹吗?”

梅部长说:“闹有什么用!我们厂是市长批的,更何况当地居民大部分都是我们的员工,靠着我们吃饭。”

确实没多远,我们没聊几句就到了。

梅部长带我们参观了多道生产工序的车间,参观了展览馆,还看了生产出来的样品。

参观完,我们马不停蹄地参加了梅部长设置的欢迎宴,称兄道弟一番,酒足饭饱之后,梅部长说:“你们要不在我们厂办酒店休息吧,晚上我再带你们去看看我们厂的夜光酒吧,厂里自己开的,很隐蔽、很安全,你们一定会满意的。”

本文由山东十一选五开奖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破案记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