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山东十一选五开奖 > 小说 > 第一部 【重返十七岁】第二季 第三话

第一部 【重返十七岁】第二季 第三话

2019-10-10 00:53

PS:一点说明,这是一个我花费心思最多的,关于青春,热血,冒险的日漫式小说,独家在这里连载,没有意外的话,周更,你们可能已经看到了我每次更新的文字都很多,这不是粗糙的YY网络小说,高产和阅读量不是我关注的,好好讲我的故事,也欢迎你们常来坐坐。

重返十七岁 第二季 第三话 

重返十七岁 第二季 第一话 

唐可欣似乎暂时相信了高晓媛,不过她还是表示,如果往生道中的时间线被修正之后,高晓媛如果不离开现世,她还是会想尽一切办法把高晓媛打散的。听到唐可欣这样说,我怒火中烧,不过一时也不知道接着说什么,屋子里顿时一片寂静。 

我叫龙荻,是B市一名普通的上班族,本来享受着平淡但是我觉得还不错的日子,可天下的事情从来对小人物来说都不能一直如愿吧,我被莫名其妙的卷进了一场离奇的诡异事件中,我高中唯一的好朋友,对我来说有着初恋女友一般重要性的高晓媛,在高二的暑假被以当时的班花董晓丽为首的一帮人校园霸凌,最后竟然惨死于车祸,而董晓丽在这之后因为过度的恐惧患上精神病导致自杀,她的冤魂不甘心就这么离开人世间,结果进入了同样身为冤魂的高晓媛的怨念所化结界往生道,成功的冒充了我对高晓媛的记忆欺骗了我,改变了往生道中的时间线,最后的结果是董晓丽复活了,并且成功的抹除了所有人脑中关于她死亡的记忆,她现在躺在B市精神病院809病房里,像一个植物人,而我的高晓媛,被一个叫做童童的小孩亡灵所拯救,没有在往生道中灰飞烟灭,而是带着童童的灵魂回到我的世界,见到了我,这个童童,居然又是我高中班主任张红的孩子,意外在我所在的公司大楼遇害,因为我对她的“灵”很友好,所以作为回报,她也多次回到往生道中试图提醒我当时我是被董晓丽用邪术所骗,不过因为董晓丽的妖术控制,童童并没有办法发出声音,以至于我甚至相信了童童是阻碍我拯救董晓丽的屏障,利用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学会的一种在往生道可以使用的法术“卐解-赤焰”把童童的灵魂差点打散,以上就是我能用的最短的一段话帮你回忆起上一季我们发生了什么,不过接下来,似乎要发生更多的故事,因为最重要的一件事是,高晓媛现在并没有复活,而是还是以魂魄的方式飘荡着,并且,她只能维持这样的形态49天,如果我在这49天之后没有找到救高晓媛的办法,那么她就会彻底灰飞烟灭,再也没有生还的可能。 

     哎!你这女的总是这么讨厌么,不是告诉你了么,我们会投胎,怎么还那么凶呢,你是要干嘛呢,那只狗子又在一边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我心里想着,这不是那个小女孩儿的灵魂么,应该是很乖巧可爱啊,怎么变得这么碎嘴唠叨的,我正要张口骂它,只见高晓媛却满脸疼爱的抱起了狗子,笑眯眯的对我说:龙荻,你别嫌弃他话多,鬼童子的灵如果被寄存在现世的物品中,那么他多半会继承这件物品在现世的属性,你仔细想想,以前我来你家玩,你不就总瓮声瓮气的抱着这个狗子装作他会说话的样子逗我么,你还说这只狗子从小到大就陪你睡觉,你特别喜欢它么?这倒是,我心里暗暗想着,还真是高晓媛说的这样,想到这,再看看高晓媛怀里得意洋洋的狗子,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了,我试着叫了一声,奥兰多!它听见我叫它,显然特别高兴,呼的一下从高晓媛的怀里挣脱开来,冲到我这边,弄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道:男主人!你终于想起了奥兰多!狗子好开心!!!呜呜呜,我笑了笑,真他妈的,这只狗子还真活了,看见它在我眼前蹦来蹦去的滑稽的样子,我这几天的紧张心情第一次稍微缓解了一些,我拿起边上的三明治,递给它,哎,奥兰多,你不是要吃么,吃吧,多吃点。奥兰多显然是没想到自己的待遇一下子变得这么好,赶紧谄媚的双手接过三明治,还这张开嘴咔咔咔的吃起来,嘴里的都还没有咽下去,含糊不清的和我说:男主人,有酸奶没有,你给我来点。我一把喝剩下的苏打水丢到他身上,假装恶狠狠的怼他说,就这个,喝不喝,不喝你就渴着!奥兰多一把接住水瓶,咕咚咚灌了几口,使劲的打了个嗝,继续说道,你别凶我啊男主人,狗子可是不爱吃不高级的东西。靠的,我都被它气乐了,行吧,不过奥兰多,你为什么总是叫我男主人,你还有个女主人啊!当然啦,奥兰多的小眼睛翻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小胖爪子指了指一边的高晓媛,又回头看着我说道,那不就是我女主人么,听狗子这么说,我不禁脸上一热,再看高晓媛,也是轻轻的用脚尖踢了一下狗子,做嗔怒到:你别讨厌奥兰多,小心一会灭却师姐姐真的把你消灭了。听了这话,狗子用明显带着抵触情绪的眼神看了看唐可欣,张口说道,我奥兰多可没有那么牛逼的姐姐,我就有男女主人就够了。哈哈哈,我心里暗自笑着,果然是我的奥兰多,嘴这么损,不过现在倒也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赶紧冲奥兰多招招手,示意他过来让我抱着,待这个家伙抱着苏打水瓶子得意洋洋的坐在我怀里之后,我开口说道:唐小姐,既然你愿意帮我们,那我们现在就商量一下具体该怎么办吧,毕竟你也说了,高晓媛不能总在我身边飘着,而且,我进入往生道的机会只有一次了,所以,我想知道,你有什么好的办法,我们能就高晓媛,或者按照你的说法,我们可以让错乱的往生道时间线恢复正常。 

靠的!!合上笔记本电脑,我不禁骂出声来,这叫什么事啊,今天是我休假的第三天,就在昨晚,我从往生道再次回来,高晓媛的灵魂和我说了一切,我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整个事情串联起来,在电脑里的日记软件上记录了上面这段文件,现在,我一脸茫然的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对着自己的电脑桌发愣,说真的,我到现在还对自己的这番经历非常茫然,今天一整天,妈妈好几次问我怎么心不在焉的,是不是工作不顺利,还是有什么心事,她似乎对高晓媛有着很深的印象,不过,感觉妈妈还是在顾忌什么,并没有和我说太多,我也怕妈妈担心,就也不在问什么了,还有,更难办的是,我不知道如果接下来的日子我要救高晓媛的话,那么我的工作又该怎么办呢?我不可能一直休假啊,哎,搞不好要和老板辞职了,可真辞职的话,这49天,生计怎么维持呢?想到这个,我打开手机里的网银,登录账户查了下余额,上面显示到:你的当前余额是:23707.15元,好吧,两万多块,省着点用,过个三四个月还是可以的,如果真的需要专心的救高晓媛的话,只能辞职了,还得想想怎么和老妈说,还有一向对我不错的老板,想的我头疼,算了,反正假期还有四天,先对付过去再说吧,万一我开了外挂,这几天就能救了高晓媛也说不定呢,我又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开始搜索关于往生道的信息,结果奇怪的是,就算现在信息这么爆炸的时代,网上居然没有一点关于往生道的信息,不过想想也是,现在网上的灵异事件,多一半都是为了博眼球的假新闻,我敢说哪个惊悚作家要是敢真的经历一圈我的经历,写出来的书一定就大卖了,就在我查的正入神的时候,忽然听见客厅的妈妈在加我,我赶忙出来,妈妈的神色显得有些紧张,不过又好像有些释怀的样子,她手里握着一个小DV,我记得这个小家伙,那是我上高一的时候,姥姥给我买的生日礼物,我从小就喜欢捣鼓这些数码产品,后来我生日的时候姥姥就花大价钱给我买了一个当时在老百姓家里并不是十分普及的手持摄像机,我记得我那会拿到这个礼物开心极了,整天拿着拍拍拍,不过这会儿妈妈要把这个给我干什么?还没等我问,老妈张口说道:“我想,这里面有段录像,可能帮你回忆起高晓媛有用,儿子,妈妈知道现在你可能正在为她做一些什么,我并不想拦着你,不过你要答应妈,一定要保证自己什么事都没有,明白么,妈的前半生,都是为了你拼着,妈的后半生,就像和你幸福的活着”,听着老妈这些话,我忍不住鼻子一酸,接过妈妈手里的DV,回答道:老妈你就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保证自己平平安安的,我也没想做太多什么,只不过是最近想起她了,就想着能不能多找到一些以前和她的记忆,因为我现在比较清楚的能想起来,原来我还是挺爱和她一起玩的。听到我说这个,妈妈有点伤感了的叹了口气,又笑了笑,说道:哎,这是个好孩子,你何止爱和她玩啊,有那么一阵儿,我都觉得你俩可能是要谈恋爱,不过。。。哎,不说了,都过去了,不早了,我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别弄太晚。我点点头,看着妈妈走进房间,我也转身进屋。回到房间后,我打开电视,找出数据线,把摄像机和电视连接好,按下播放键,一阵沙沙声过后,视频开始播放了,画面上,高晓媛穿着一件围裙,正在我家厨房水池那洗菜,拍摄的似乎是我,听见我再说:“看看这是谁家的姑娘啊,真好,小小年纪就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了,以后谁要是娶回家做媳妇儿那可真是有福气啊”,高晓媛被我说的脸红红的,回敬到:哼,反正你没这福气,滚滚滚,别给我捣乱,你去帮阿姨放桌子,一会儿就开饭啦。忽然从摄像机的角度伸出一只手,捏住高晓媛一边的脸蛋,用了拧了一下,摄像机的角度马上转过来往客厅跑去,后面传来高晓媛的娇嗔:别闹龙荻,疼着呢。画面回到屋里,桌子上已经摆着很多饭菜,还有一个点着蜡烛的生日的蛋糕,不多会,画面又转向了从厨房出来的高晓媛,她手里捧着一盘我最非常喜欢的香菇油菜,放在桌子上,然后解下围裙也坐了下来,我把摄像机固定在一个位置上,然后马上跑到桌子前也坐了下来,现在的画面里,就有了我,老妈,高晓媛三个人,我坐在中间,她俩分别坐在我的左右,我记起来了,那天,是我的17岁生日,也就是高二下学期刚开学不久的一个周末,我对妈妈说要请一个好朋友来,妈妈特别意外,又很高兴,因为我一向喜欢独来独往,并没有什么朋友,不过当妈妈开门那一刹那看见门外穿着一身粉色连衣裙的高晓媛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笑的更欢乐,把高晓媛请进屋里又是拿饮料,又是拿吃的,还一个劲问这问那,高晓媛那天也装的特别淑女,净挑我妈爱听的说,我在一边都要乐死了,我心想我的老妈哎,你要是知道她拿着大棍子和你儿子一起把六七个小痞子打的抱头鼠窜,你可能就会嘴巴张成O型了,当高晓媛帮着我妈一起准备了生日午餐之后,我妈简直就是已经把高晓媛当做未来儿媳妇那种眼神看了,我心里特别无奈,我刚高二哎我的妈,不过心里却有点暖暖的,我没想到高晓媛还会做饭,我记得那天的饭吃的很久,也很开心,妈妈也破天荒的喝了点酒,后来实在是有点

     唐可欣这会儿的脸色好了一些,她缓了缓神,开口说:龙荻,你有个方向搞错了,现在你面临的是,董晓丽已经复活,你要进入的,是她的往生道,而不是高晓媛的,你只有进入董晓丽的往生道,清理掉她全部的怨念,才能是一切恢复正常,不过,相同的是,你也只有三次机会,而且我想,董晓丽既然复活了,就不会那么轻易让你进入她的往生道,而且,一旦过了49天,她的现世稳定,如果她的怨念没有划开,就像我说的,她就会变成巫妖,那个时候,就算我,别说进入她的往生道,很可能我根本就没有能力正面迎战她了,所以,我们的时间,其实真的不多,再有,应该很清楚,你每次进入往生道,最多只有五个时辰,也就是十个小时,算下来,假如想达到咱们想要的效果,那么我们最好就在二十小时之内完成,对了,那个董晓丽,现在为什么在精神病院,她现在是个什么状况?我就把董晓丽为什么醒来之后是昏迷的,以及之前她是怎有幻觉,包括医院大夫是怎么说的,从头到尾详细的讲给唐可欣听,听完我的叙述,唐可欣的表情好像微微的轻松了一些,对我说道,不好意思,你能给我一杯水么?我点点头,走到客厅又取了一瓶水进来,拧开递给她,不知为何她稍微看着我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冷漠脸,继续说道:如果她现在是昏迷的,那情况还好些,我可以带你们进入她的往生道,不过要快,随着她的恢复,她的自主意识会越来越强,就会开始抗拒,那样我们进入的难度也就越来越大,所以咱们要快,这样,现在是一点,你们让我休息一小时,然后咱们马上就过去。嗯,我点点头,不过,我问到,咱们应该回到往生道中的哪个时间点呢?之前在高晓媛的往生道中,是董晓丽控制着我的记忆,带着我一步步走到正确的时间点的,那么现在既然是我们趁董晓丽昏迷时候你带着我们进去,咱们怎么保证能走到正确的时间点呢?唐可欣点点头,继续说道:你这问题很好,解决一直涅怨念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到怨念发生之初,最好是怨念发生之前,你们俩仔细想想,针对高晓媛,董晓丽应该最早是什么时候起的怨念,只要你们能回忆起来,我就可以用我的卍解境界翅膀带你们过去。董晓丽怨念的最开始?我想了想,又看了看高晓媛,张口问她:媛媛,你记不记得,那次探灵?高晓媛也仔细想了想,说道:嗯,我记得,好像在那之前,我和董晓丽的关系虽然算不上好,但是虚头巴脑的所谓高中女生友谊,还是有的,就那次之后,她好像对我们就开始有很大的敌意了。听到这,唐可欣插嘴道:探灵?什么探灵?你们对董晓丽怎么了,龙荻,你仔细回忆下,讲详细一些,然后咱们再一起判断,尽量回到一个准确的时间点。我点点头,走到床头柜边上,从抽屉里拿出我的烟盒,抽出一支,点燃,狗子很机灵的把烟灰缸给我端来,然后继续坐在我边上,我深深的吸了一口,开始了回忆: 

晚了,才让我把高晓媛送回去,临走的时候还拿了好多亲戚从外国来回来的零食,弄了一个大包,非让高晓媛带着,我无奈的笑了笑,背着这个大包,送高晓媛回家,那是我过得最快乐的一个生日。滴滴滴,视频播放到头的声音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不知不觉中我已经看完了录像带里的视频,眼睛里充满了眼泪,我赶紧擦了擦,看了一下屋子里的挂钟,上面显示十点半,距离高晓媛出现的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我忙起身关掉电视,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屋子,准备安心等着高晓媛来,可能是今天胃口不太好,晚饭时候几乎没怎么吃东西,这会肚子咕咕的叫了半天,想着去冰箱里找点吃的垫补一下,翻了半天收货还不错,拿了一个三明治,一瓶苏打水,一个小金枪鱼罐头,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大口,一边嚼着一边又回到屋里,关上门,转身那一瞬间,我差点一口噎死,这时候的床上,坐着一个女孩子,我可以肯定得是,她不是像高晓媛一样的幽魂,她应该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很清瘦,穿了一身黑色的运动服,光着脚,盘腿坐在我床上,长得虽然比不上高晓媛,但是也还算清秀,长长的头发在身后披着,奇怪的是她的右眼,被一个白色的,刚好像是那种医用辅具是的眼罩罩着,看起来有点诡异,我又看了一眼她手里握着的东西,就不禁往后退了一步,觉得这个人不怀好意,她的右手里,握着一根类似于拐杖的东西,一个圆乎乎的头,下面是一个锥形的棍子,看起来好像是铜的,大概三十厘米长,这看起来是个武器啊,她抬起头,冲着我恶狠狠的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又指了指我屋里的电脑椅,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只能走过去乖乖坐下,经历了最近这些离奇的事情,我心里素质倒是好了很多,虽然大晚上的屋里出现这个独眼龙女人绝对不是什么正常的想象,但是我已经没有刚进来的时候那么的害怕了,她忽然从床上站起来,走到我身边,弯下腰,在我脸上闻了又闻,弄得我痒痒的,而且她的身上,好像有很大的中药味,这别是个变态吧,我这大好青年,她闻了一会儿,停了下来,开口用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问道:“它在哪?”我被她弄得一股无名火就起来了,奶奶的,你半夜闯进我屋子,拿个怪模怪样的棍子坐这儿,又在我身上闻来闻去的,然后张口就问我它在哪,我知道你说的是谁啊,我开口怒到:你个独眼龙,你谁啊,就这么进我家,赶紧滚蛋,我现在心情很不好,你最好不要招惹我。听到我骂她独眼龙,这个女孩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明显是被我说到了痛处,忽然从床上拿起那个长的像拐杖的铁棍子,忽的一下抡起来,用圆球那头儿抵住我的下巴,就在同一时刻,一把匕首也变魔术似的在我手里甩了出来,抵住她的下巴,就在刚才我坐在椅子上的时候,我已经从桌上把匕首摸到了手里,我很喜欢这把匕首,是当年我的好朋友大飞送给我的,说是孝敬老大把祖传的刀送给了我,我当然不信咋咋呼呼的大飞说是祖传,但是这个刀是钨钢做的,刀刃锋利,闪着亮光,肯定是把好刀没错,时常拿出来保养,幸亏今天下午收拾完就放在桌子上了,没想到这会儿派上了用场,独眼龙显然是没想到我有这一手,愣了一下,咬牙切齿的说,你怎么是非不分啊,你这里有特别强的灵的气息,我隔着几里地都能闻见,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告诉我那只灵在哪,我听了她这番话,心里一惊,她说的不会是高晓媛把,她能闻出来?!去你大爷的,我又一怒道,你是狗啊,还隔着三里地就能闻见,我看你身上倒是挺臭的,我告诉你,这把匕首在我手里已经好多年了,比你那老头乐想多了,不想死赶紧滚蛋,这回好像真的把她激怒了,她嘴角抿了一下,好像就要向我这边扑过来,就在这一瞬间,滴滴,墙上的LED万年历响了,我心头一惊,不好,十二点了,高晓媛该来了,眼前这人不会对她有危险吧,正在我想着的时候,忽然觉得房间里冷了一下,然后我就看见一股非常美丽的类似于发光的蓝色雾状气体我在我房间里弥漫开来,慢慢的,这些雾凝聚在一起,渐渐化成一个人形,也坐在我的床上,又过了几秒钟,我看见高晓媛那张甜甜的笑脸看着我,不过很快她也发现了屋里的不对劲,她看了一眼那个黑衣独眼龙,又看了看她手里的怪物件,似乎很吃惊,但是并没有显得很害怕,反而是对我说:龙荻,你把刀放下,她不是坏人。什么?!我心里一惊,高晓媛的话我自然是相信的,不过我手里的刀却没有放下,我要保护高晓媛不能再受一丝一毫的伤害,我不能再次失去她了,不过很快我就明白,我是高估了自己的办事了,独眼龙忽然手臂一抖,用那个怪物件打落了我的刀,然后转身就要冲高晓媛冲过去,我心里一惊,大叫着不好,就像冲过去保护高晓媛,可接下来的一幕,让我彻底目瞪口呆了,我床上有个玩具狗,那是很小时的时候姥姥买来哄我玩的狗,我记得姥姥说我小时候很奇怪,明明是个男孩子,却比女孩子都能哭,不过只要是谁把这个玩具狗拿到我的身边,我马上就可以停止哭泣,然后自顾自拿着这个狗玩半天,这么多年了,这个狗已经被洗的有些微微发白,但是我一直舍不得丢掉,就放在床上,有时候高兴了还会拿起来玩玩,甚至给它起了个名字“奥兰多”,就在现在,我的奥兰多,居然从床上站了起来,对,像人一样站了起来,伸开两只前爪,就像人伸开两只手臂一样,拦在了高晓媛和独眼龙之间,接下来,它特么的居然开头说话了:你不许欺负我主人!我看的瞠目结舌,好了,这回好了,屋里不但有一直叫做涅的灵,还有一个神秘的独眼龙女人,现在倒好,连我的玩具狗都说话了,这个世界,真是疯了!独眼龙显然也被活过来的奥兰多弄得一愣,不过脸上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冷哼一声,看着高晓媛说,行啊,都开始养鬼童子啦,高晓媛没有回答她,而是也反过来冷冷的盯着她看,我趁这个机会赶紧也走到高晓媛边上,奥兰多看着我向着高晓媛,似乎还很高兴的冲我挤了下眼睛,不过我这会儿可没工夫搭理它,我开口说道,你们俩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这时候,那个独眼龙慢慢开口了,龙荻,你现在最好从这只涅身边走开,不然,她很可能会把你弄得魂飞魄散,我叫唐可欣,我的职业,就是消灭这些偷跑到人世界作恶的涅的,灭却师!咣当,这时候,忽然我的门一响,这下,我彻底没辙了,只见妈妈打开门,站在那,愣楞的看着屋里的一切,半天才说,这,这干嘛呢?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是高二上半学期,按时间来说,应该是十一月份,那个时候,我和高晓媛已经变得关系非常好,至于同学关系么,虽说董晓丽这个人比较高傲,但是自从她和马威廉被我吓唬过一次之后,倒是也没有再进一步的招惹我,反正我们本来就是两种人,马威廉家境一般,但是特别能拍马屁,整天跟个孙子似的伺候着董晓丽,董晓丽似乎是很心安理得的支使他,这倒也不管我的事,不过有一次我看见马威廉自己中午不舍得吃餐厅,而是偷偷跑到学校边上的农贸市场买几个白饼,我才明白,他手里本来就不富裕,所以只能精简自己的一切开销,剩下的钱晚上再和董晓丽一起泡热点餐吧,我那会觉得丫也挺惨的,我和高晓媛都属于家里比较惯着的,虽说不上大富大贵,但是零花钱还算丰厚,中午常常是结伴去学校对面的 J大学生餐厅吃中饭,最开始只有我和高晓媛两个人,到后来,班里一个叫大飞的哥们儿也有时候和我们一起去吃中饭,这个大飞,挺有意思,从小就是武侠小说看多了,满脑子热血江湖行侠仗义,高一军训的时候,在我面前装社会大哥被我狠狠的修理了一顿,哪知道,他非但不生气,还特崇拜我,总嚷嚷着要我收他做小弟,变着法的想和我一起玩,不过我这个人,就喜欢独来独往,社会上和我一起打架的那帮兄弟,也知道我这个毛病,一般除了有事,他们也很少叫我出去一起玩,所以我也就一直没怎么搭理大飞这小子,不过高一结业考试之后,有一次我在操场踢球不小心把脚弄伤了,这小子愣是咬着牙把比他高一头的我背到了校医务室,我心里还真是觉得这家伙还是有些仗义之心的,还神秘兮兮送我这把匕首,说是祖传的,所以有时候逃课实在无聊,也会撺掇他和我一起,大飞最大的优点,就是随叫随到,在我身边,拎包请客,一口一个老大叫的犇儿甜,所以我和他虽说不上是好朋友,但至少比班上其他人的关系要好很多,另外,这小子还很有眼力价,有时候晚上看见我和高晓媛在热点吃喝或者看书,从来都是过来打个招呼就自己去别的地方找位子,高晓媛本来就不讨厌他,有一次我和高晓媛在坐在一个方向的椅子上,捧着一本漫画书看的正入神儿,忽然边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老大好!嫂子好!我们被下了一跳,抬起头看过去,原来是大飞带着我们学校几个入不了我法眼的小混混站在我们边上毕恭毕敬的叫着,我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装作生气的样子哄他们,高晓媛倒是现在非常高兴,热情和他们打了招呼,那帮小痞子先找座位坐下,大飞挤眉弄眼的凑到我耳边,老大,我和兄弟们都觉得,您和嫂子,非常般配,希望你们早日喜结连理,小弟我必有一份人心!我一下子凝珠他的耳朵,又狠狠给了他屁股一脚,笑骂道:滚蛋,谁是你大哥,一遍待着去!大飞自然不生气,又笑着冲高晓媛挤了挤眼睛,便走去那边小痞子的座位了,高晓媛把她的奶昔举过来,我含住吸管嘬了一大口,高晓媛马上怒目圆睁,使劲掐我一下,你这人,每次都这么一大口,讨厌死了,我厚着脸皮说道:好家伙,你看看,马上就拿出大嫂那种感觉了啊,哈哈哈,高晓媛被我说的满脸通红,抢走漫画,背过去自己一个人看,我一边笑一遍对着远处的大飞招招手,又比划了一个抽烟的动作,示意他出去抽根烟透透气,大飞马上跑过来,我俩出去之前他还不忘嘴欠,老大,你这是把嫂子惹生气了把,你啊,说这话的时候,他还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滚蛋!我抬抬腿照着他屁股一脚,他嘴里喊着老大饶命,倒也快步的躲开,我俩这就么推搡着来到外面,点上烟,边抽边聊天。抽着抽着,大飞忽然脸上变得很不屑,紧接着冲我努努嘴,说道:那俩贱人来了。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原来是董晓丽带着马威廉,也正往热点走来,我拍了大飞一下,骂他:人家又他妈没招你,你别犯欠啊,抽你的烟。听我这么说,大飞低下头做了一个我特别烦的习惯动作,低着头切了一声,我懒得搭理他,继续自顾自的抽烟,那两个人走到边上,董晓丽并没有马上走进去,而是走到我边上,一边的马威廉显然觉得很奇怪,不过也跟了过来,董晓丽走到我边上,扇了扇我周围的烟雾,对我说,龙荻,晚上到J大随缘楼去探灵,去不去。我愣了一下,问她,你怎么想起来找我啊,接着又看向她身边畏手畏脚的马威廉,不屑的说,让他跟你去不就完了么。董晓丽回头看看他,又转了过来,似乎是脸稍微红了一下,说道,你不是胆大么,有空就一起吧,大飞,高晓媛,要是没事就都来,人多不是更好么。身边的马威廉脸涨得跟紫茄子一样,他明白了估计董晓丽是嫌弃他胆小,尤其还是在我面前,他恼羞着自己嘟囔,叫你去就去呗,哪那么多话,你他妈找抽是吧,大飞听他这么说,一拳锤在马威廉胸口,然后恶狠狠的盯着他,我赶忙制止住他,对着董晓丽说,我看吧,没事晚上我就过去,我要去给你短信。董晓丽似乎挺高兴听我这么说,点点头笑笑就拉着马威廉进去了,马威廉一边回头又看了看我们,一边就跟着董晓丽走进热点。操,大飞没好气的说道,你看他那操行,又贱了吧唧的请董晓丽呢,自己跟穷鬼一样,说完,似乎不解气,有来了个切!行啦,别蛋逼了,我熄灭了烟,示意他往

重返十七岁 第二季 第一话 完

里走,他又问我,老大,那晚上你探灵去不啊,你要去,我就去。我一边往自己座位上走,一边想了想,回答他,我一会问问高晓媛吧,她去的话,我就过去看看,好嘞!大飞又拿出贱兮兮的表情,对嘛,老大听嫂子的,我举手就要打他,他哇哇怪叫着跑去自己座位,经过马威廉的时候,还不忘诚心用胳膊怼他一下,马威廉气的脸色通红,不过也不敢发作,讪讪的低着头看书,就那么一瞬间,我看见了坐在他对面的董晓丽的脸上,似乎闪过一丝鄙夷,不过很快就消失了,我也懒得想,就回到了高晓媛的边上,问她晚上要不要到J大随缘楼,高晓媛想了想,说道,去吧,晚上不是也没什么事么,你也试着和别的同学玩玩,我假装无奈的说道,好好好,听你的,不然人家说我龙荻不听媳妇儿话了。滚蛋!!谁是你媳妇儿,我,我去点餐,哈哈哈,高晓媛被我逗得说话都结巴了,一张俊俏的小脸儿这时候跟猴屁股似的通红,我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钱夹,本想给她,谁知高晓媛一把退了回来,回敬到,我请你,让你那帮小弟看看,他们老大吃软饭,哈哈哈,我冲她笑了笑,也就不再管她了,只是冲着走向吧台的高晓媛喊道:牛腩饭!知道啦!高晓媛没好气的头也不回回答道,经过董晓丽座位的时候,高晓媛还和董晓丽打了招呼,而董晓丽也站了起来,看着虚头巴脑的还拉着高晓媛说了几句什么,不时还往我这边看了看,我懒得在看她们,我总觉得高中女生之间都是虚伪的友情,边一边看漫画,一边等着高晓媛回来,不多会,高晓媛举着餐盘回来,我们吃完东西,商量着回去先把书包放家再过来,于是起身离开,经过董晓丽的时候,我告诉她七点半,随缘楼下等,之后跟着高晓媛走出热点,来到边上的自行车棚子,取了车,把高晓媛放在大梁上,自己也跨上车,准备先把她送到家,我们俩回家,一般都是穿过J大,这样可以节省不少时间,路上也要经过随缘楼,不过今天骑到随缘楼的时候,我似乎看见楼下似乎有个白影很快就闪进了楼道,好像是那种飘进去的,我一愣,因为还要骑车,也就没再多想,捉摸着是不是自己看花眼了,也就继续往前骑了,把高晓媛放下,看她进了楼道,我也就迅速的骑回家,换了身轻便的帽衫牛仔裤,又把小匕首折好放进口袋里,想了想,给高晓媛发了条短信:我这就出门,到你家楼下告诉你,你背着个小书包吧,装着点水,我就懒得背了,发完之后,我又去大屋和妈妈打个招呼,有想起什么的是的,回到自己屋,从抽屉里翻出妈妈以前旅游时候给我请的一个护身符,带着脖子上,出门前,看见我的玩具狗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我弄到地上来,捡起来,吹吹土,锁好屋门,骑着车奔高晓媛家去,到她家楼下,发了个信息,不多会,她就跟个小仙女儿是的颠颠跑出来的,这时候的她,也换掉了校服,很有默契的的也穿了个帽衫,仔裤,背着一个小粉书包,我问她,带水了吧,她跨坐在梁上,您交代的,我能不带么,我还给你带的苏打水,嘿嘿,我笑道,还是你好,我从小就胃不好,后来听说喝苏打水能治胃反酸,就经常喝着,高晓媛知道后,也经常给我带,我看了下表,七点一刻,时间刚好,跨上车,带着她,向随缘楼骑过去,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虽然没有风,不过还是有点凉,高晓媛坐在大梁上,等于就是整个人被我拢在怀里,我感到一阵温暖,还有那种少女身上的香味,忍不住抽鼻子闻了闻,高晓媛笑着问我是不是属狗的,我就更加大胆一步我说是,来,你让我闻闻你嘴,高晓媛听了这个,装作受惊一样大呼小叫说抓流氓,我俩就这么打闹着,随缘楼就到了,远远的我看见几个人已经到了,董晓丽,马威廉,还有两个和董晓丽关系很好的女生,郭杨和张怡,当然,还有大飞,看我们俩来了,董晓丽也算热情的打招呼,还不忘逗逗高晓媛,你俩可真够甜蜜的。高晓媛刚被我调戏完,这会儿更加不好意思,低头笑了笑没说话,我停好车,抬头看了看我们将要进去的这座楼,心里不知为何,感觉很压抑,我想,是心里作用吧,于是对大家说,走吧,就这样,董晓丽拉着郭杨张怡,马威廉还是像跟屁虫一样跟在后面,大飞走在我前面,我和高晓媛并排走,我们一行七人,准备走进这栋大楼,开始探灵游戏。 

本文由山东十一选五开奖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一部 【重返十七岁】第二季 第三话

关键词: